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logo

 找回密码
 注册-Register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美人迟暮

[偶得文] 幽幽南国情

[复制链接]
  • 礼物信息
    没有赠送或获赠礼物
  •  楼主| 发表于 2019-4-23 11:57:55 | 显示全部楼层



         列车进站了,他们一起出了站,站在出口不远处,似乎都在躲避对方的眼睛,又像在捕捉对方的眼神,就那样默默无语的站着。一会儿他说:梅姐你一人怎么去疗养院呀。马梅说疗养院有车来接,他立即搜寻起来,他也太高了,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太突出了,不一会儿他说看到了。马梅随他一起走了过去,果然见一位比自己还矮的男子举着标志牌,在等候疗养员,男子说还需再等等,还有别的疗养员今晚也到。马梅倒也希望晚点儿走,再与他多待会儿,哪怕一句话也不说。马梅没走马弟也不离去,俯身在马梅耳边说:梅姐你话真是少,也不问问我叫啥住哪,边说边掏出一张字条塞给马梅,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这是我的姓名住址,你去了以后立即给我来信,写明你具体地址活动安排,估计你头天发信,我第二天就能收到,第三天我一定去看你,哪也别去啊,一定等我!他坚定的含有渴求的目光看着马梅。你保证能来,我才有可能写信。一定去,我从不食言!此时举牌子的男子招呼马梅上车了,他紧紧握住马梅的手:梅姐再见,记住写信。马梅用力点了点头。车已开出,马梅从窗口望去,见他赫然伫立在站前广场向她挥动着长长的手臂。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没有赠送或获赠礼物
  •  楼主| 发表于 2019-4-23 12: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疗养院位于深井属广州郊区,车行一个多小时至新港后人车均须经轮渡才可到达。天黑看不清什么,只见到处是黑黝黝的树木。第二天马梅早起转了转,感觉确是一处好所在:几座小楼掩映在绿树红花中,山泉从秀雅的小山上缓缓流下,倾泻在几何形水池里,池上筑有楼台亭阁。附近几株米兰散发出醉人的浓香,芭蕉树植在幽静小路旁,伸出阔大的叶子为路人遮凉。扶桑的绿叶肥大厚实,花儿红得耀人眼目。马梅深深喜欢这优雅的环境,据说疗养期十五天,除安排广州游玩外还去珠海两天深圳三天。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没有赠送或获赠礼物
  •  楼主| 发表于 2019-4-23 13:14:12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是八月一日,下午他们去黄埔军校参观,只见昔日房屋已破败不堪,仅作为历史遗迹残留着,他们一行在各展览室看了一些照片实物,便匆匆离去。晚饭后,马梅给马弟写信,末了写道:弟远途归来定劳累不堪,且回到家中与家人团聚,定有无穷欢乐,再不会有孤独寂寞之感。所以我弟若能来,我将欢迎之至;若不能来又有何怪哉?我给你写信也只是在履行我的诺言。第二天马梅把信投入信箱,门卫告诉她邮差每日上午十时许来送信取信。马梅从字条上得知,马弟住在黄浦区,据说离这里不很远,明天他能收到信吧?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没有赠送或获赠礼物
  •  楼主| 发表于 2019-4-23 13:28: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美人迟暮 于 2019-4-24 09:53 编辑



         八月四日,疗养员去越秀公园、东方大酒店参观游玩,马梅为了履行诺言留下来等他。这大概是她一生中最漫长最难熬的一天,她烦躁不安的出来进去,像被投进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被灼热的大火炙烤着,一直到夜幕降临也没见到马弟的身影。马梅疲惫不堪的躺在床上,屋顶大吊扇飞快的旋转着,屋内凉爽宜人,马梅却闷热难熬。她气得真想骂人,甚至想好了那么多骂他的措词。继而她又深深责备自己:为什么如此幼稚如此轻信如此头脑发热如此不成熟,已过而立之年的你难道还不明白吗?纵然是朝朝暮暮相处之人还难免被疏远被遗忘,何况与他旅途相识萍水相逢?忘了他吧,广州之行本是愉快的,何故平添烦恼?这样一想,马梅的心情好了许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没有赠送或获赠礼物
  •  楼主| 发表于 2019-4-23 13:38:59 | 显示全部楼层



         八月五日马梅不再傻等,与大家一起去花园大酒店、烈士陵园游玩。当她看到外表壮观别致、内部豪华高雅且又充满现代气派的花园大酒店时,不由得赞叹不已,她怀着万分留恋的心情离开了那里。下午回到疗养院马梅冲凉出来,同屋姐妹告诉她,隔壁一位师傅找她。什么事儿呢?马梅急忙去了隔壁。师傅说:上午有个小伙子来找你,好高的个头,让你等他,一会儿可能还来。一句话令马梅平静的心又起波澜,上帝呀他来了终于来了。马梅谢过师傅走出大门来到水上凉亭,她想独自坐会儿,也许还想等他。天黑尽了,他没有来。此时马梅平静得很,毕竟他来过,想必还会来。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没有赠送或获赠礼物
  •  楼主| 发表于 2019-4-23 13:56:25 | 显示全部楼层



         八日一大早疗养员乘车去珠海,导游小姐说两天游玩六个景点。下午四时到达后,先澳门环岛游。乘上游船竟有些难以置信,在内地觉得香港澳门多么神秘多么遥远,如今这大赌城就在眼前,楼房街道车辆行人一切的一切历历在目,简直伸手可触,那座赌楼高高耸立,此时此刻不知有多少赌徒正提心吊胆的盯着那吃人的赌盘吧?那座变色楼闪闪烁烁,三分钟一变色,在船上清晰可见。澳砀大桥那么单薄那么轻巧,与我们内地的桥相比。似乎让人产生不了桥的概念。从外表看,澳门地盘没多大,楼房不算多,可他复杂的内部,常人咋能想象到?八月九日他们游览了度假村、孙总统的故乡——翠亨村等。一处处名胜古迹、一处处名山胜水、一处处江南特有的美景,令马梅心醉神迷,她无暇顾及其他,全身心的沉浸在大自然的美景中。但是当她乘车返回住地时,又不免想起他来。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没有赠送或获赠礼物
  •  楼主| 发表于 2019-4-23 14:18: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下午五时他们回到疗养院,马梅最后一个下车。一下车就被打扫房间的女工拦住了,她急急的说:马同志啊,上午有个好高个子的年轻人找你哎,我告诉他你们去珠海了,下午就回来了。他让你给他写信,你可一定要写的啦,他跟我说了好多遍的。我早该下班了,我专门等你回来的。哦哦,我知道了,谢谢了谢谢了。马梅想:他又来过了,又错过了呀。马梅今天穿着白色T恤、巴黎丝百褶碎花长裙,略宽的腰带紧束腰间,戴着遮阳镜,很俏俏的样子。她走得很慢很慢,倒显得婀娜多姿了。突然听到有人在她身后一字一顿的说:马——梅——小——姐,猛回头,我的天哪他像铁塔似的矗立在马梅面前,眼睛闪着多情的光,脸上写满笑意,嘴巴微微张开。马梅差点没晕过去,你,你,你吓死人了呀。他轻声说:好漂亮啦,不敢认你了。又说:见你真难啊,来好几次了,今天又从三点等到现在,你也真磨蹭还最后一个下车,把我急死了哦。马梅说:哎哎讲点理好不,是你姗姗来迟,那天我苦苦等你一天。对不起对不起梅姐,其实也不怪我,是信晚到一天,我赶紧来了可你不在啊,想下午再来,可朋友们知道我回来了,非要聚聚,我哪里还能出来了。你信里说要去珠海,所以一直等到今天才来,也是来碰碰运气,谢天谢地总算见到你了。你快去冲个凉,我等你,要快啊!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没有赠送或获赠礼物
  •  楼主| 发表于 2019-4-23 14:38:32 | 显示全部楼层



         马梅冲好凉,换了一件浅蓝色短袖衫,白色束腰长裤,一头秀发瀑布般倾泻在双肩,施以淡淡脂粉后轻快地走出来。他在楼外踱来踱去,一见马梅嗔怪道:我的小姐,足足等了你半个小时。话是这么说,却用欣赏的目光看着马梅。然后问:梅姐我们去哪?呀,怎么问我呀,我人生地不熟的,你是主人客随主便,你说去哪吧。那我说了你去不?你说说看,去我家!这是马梅没料到的。哎,我说先生你有家室没?有,夫人是售货员,儿子一岁半了,还有父母兄妹,我们全住在一起。那我去算啥?你是我姐姐,我朋友啊,完全可以去的啦。跟你家人在一起,我觉得拘束啊。没事的,我已经跟家人讲了,他们欢迎你去,咱们赶紧走吧。别无选择,他已跨上摩托车,马梅也只好坐在后面。如果害怕就搂住我的腰。你骑慢点我就不怕啊。结果他才不慢点骑,飞一样冲了出去。马梅真怕甩下去,赶紧搂住他的腰,脸颊靠在他厚实的背上,心里有股说不出的喜悦。路过一家商店,马梅说:我得买点礼物,起码给你的儿子。他大声说:买什么买啊,别庸俗了好不好。那我会更不自在的。你买了,我会不自在的。他不停车,马梅也没法只好作罢。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没有赠送或获赠礼物
  • 发表于 2019-4-24 10: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到他家会有啥情形呢,好期待......

    点评

    终于发完了,感谢小五子一路追着看,感谢小五子帮我修改不妥的词句,诚心诚意的谢谢!  发表于 2019-4-24 11:1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没有赠送或获赠礼物
  •  楼主| 发表于 2019-4-24 10:26: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进他家一股热情的氛围包围了马梅,他们没有特别的客气,更没有丝毫的冷落。确实是,有时候特别的客气反倒令人不安,马梅很快就轻松自如了。他夫人普通话讲不好他代做翻译,母亲是东北人,所以其余家人都可以普通话交流。晚餐很丰盛,他们习惯先喝汤再吃饭。吃饭时也只是说随便一点啦,喜欢吃啥就吃啥喽,再无夹菜劝饭之举动,这使马梅更加自如了一些。饭后小坐一阵马梅起身告辞,一家人送她至门外,而后依然坐上摩托车飞驰而去。过了江穿过小镇,路上几乎没了行人,借着一弯新月,依稀可辨周围事物。路旁岔出一条小道,道旁有几根水泥管,马弟说:梅姐,我们在这坐坐好不。坐下后他说:梅姐可别笑话我呀,我们海员常不在家,讨不到好老婆的。什么话呀,我怎么会笑话你,再说弟妹很好啊,就是个子矮了些,这也是你太高的缘故啊。嗯嗯,不说这个了,梅姐你最近还去哪?什么时候离开这?我们明天去深圳,来去三天回来休息一天,疗养院已经给我订好十四号早八点的车票,很快就得离开了。干嘛走这么急,不能多住几天?不能啊,再住的话,我就得只身一人住酒店了,这里乱乱的,我可不敢一人住酒店。姐,恕我冒昧,你喜欢我不?喜欢不?你看着我呀。她不敢看,她怕被那两堆旺火灼伤烧化。不见马梅说话,他索性蹲在马梅面前,双手捧住她的脸,两眼深情的望定了她。马梅慌慌的说:马弟,别这样啊,你有那么好的家。姐你也有家吧,想必也是一个幸福的家,我们谁会背离自己的家呢?谁又会去毁坏对方的家呢?谁也不会!可是家又咋能阻止我们喜爱自己所喜欢的人呢?既然命运安排你我相遇相知,我们又咋能违抗得了?顿了顿他又柔声说道:姐,不管你在这里还是离我远去,我的心里已经装着一个你。姐你呢?你喜欢我不?喜欢不?为什么不说话?难道你不喜欢?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没有赠送或获赠礼物
  •  楼主| 发表于 2019-4-24 10:55: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美人迟暮 于 2019-4-24 12:04 编辑



         马弟,有些话是无需说出口的,你我这样相遇也是很深的缘分,谢谢你喜欢我。我们走吧,疗养院十点关大门,你返回去还得乘渡轮,万一渡轮停了,你不好回去了。梅姐,渡轮停了我可以游过去呀,就是这摩托车麻烦。也好,我们走吧。他俩站了起来,马梅刚站稳,他猛然紧紧搂住了马梅,力气太大了,马梅喘不上气来了。哎呀哎呀,马弟呀快松手,你要勒死我了。梅姐,对不起对不起,他连声道歉并松开了双臂。马梅说:离疗养院很近了,我走回去,马弟你赶紧返回吧。姐,我看着你进去,深圳回来你等我呀,我一定还来看你!


         三天深圳之行一晃而过,回到疗养院接到通知,办理离院手续,午后三点送他们去车站,因为明早时间太赶,怕误了火车。马梅收拾好行李,有些坐立不安。这就要离开了,不知道马弟下午能不能来,若不来,连一句道别的话也没机会讲了,而且此生此辈许是再也见不到了呀。时间快如飞箭,三点了,她必须走了。上车后,她坐在紧靠窗户的位置上,万一他来了,也能看得到。汽车已经发动,突然一辆摩托车飞驰而来,是他,是马弟。马梅探出车窗,向他招手。马弟也已看到,掉转车头紧追未来。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没有赠送或获赠礼物
  •  楼主| 发表于 2019-4-24 11: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美人迟暮 于 2019-4-24 12:05 编辑



         来到江边等待渡轮,为安全起见乘客全部下车。一下车,那高大的身影已映入眼帘,他们默默走向对方,一时相视无语。之后他悲戚戚的问:梅姐,这就走吗?马梅点了点头。什么时候再来?她又无奈的摇了摇头。马梅不敢看他的脸尤其那双眼,望着滔滔珠江水,她想起唐后主那句: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渡轮怪叫着靠岸了,司机招呼大家上车,马梅不得不离去了。姐,一路保重!回去立马来信啊,我等着!马梅一时无语,只默默的挥了挥手。汽车不紧不慢的开着,他骑着摩托在车后跟了好久好久。。。。。。


         马梅一边读着信,一边默念着:好兄弟,姐会给你去信的,一定给你写一封长长的书信,让它缩短遥遥之距,让它慰藉幽幽眷念,让它牵起绵绵情思。。。。。。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没有赠送或获赠礼物
  • 发表于 2019-4-24 11:3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邂逅情缘,美轮美奂,柔情蜜意,尽放心间!

    点评

    哈,全是好词儿,我家小五子威武,鼓掌鼓掌!!  发表于 2019-4-24 11:3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没有赠送或获赠礼物
  • 发表于 2019-4-24 14: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刚刚看完姐姐的作品,很棒的感觉,姐姐加油。等待下文。

    点评

    阿弟来看了呀,一篇古老的作品,又臭又长的,难为阿弟了,谢谢了。  发表于 2019-4-25 10:1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5005 份
    获赠礼物:1650 份
  • 发表于 2019-5-2 10:57:06 | 显示全部楼层
    刚开始看文的时候
    不明就里
    不知道是哪来的文章摘录
    后来一段段读下去
    原来是一篇小说
    倒叙插叙的翻手云覆手雨
    写得很好啊
    某些段落既在情理之中
    又在意料之外
    还挺吸引人的
    没啥说的
    每段都给加分
    最后看完
    加个精呗

    点评

    忙得差不多了,得空就来聊天玩闹啊兄弟:))  发表于 2019-5-3 19:45
    哇,忙得不可开交的树版现身了,还这么耐心看我这又臭又长裹脚布一样的帖子,真是难为你了。还每一段都给评分,真是更加麻烦你了,谢谢树兄弟了!!  发表于 2019-5-3 19:4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关于我们|服务条款和版权|迷你文集    

    GMT+8, 2019-11-20 18:24 , Processed in 0.166238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