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logo

 找回密码
 注册-Register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0|回复: 4

[原创首发] 市井小生活

[复制链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2 份
    获赠礼物:3 份
  • 发表于 2020-5-21 17:24: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请您注册或登录,以便阅读详细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被怀疑的儿子

    一,        面子有多大,事就有多大
    邓先德,一个四十五岁的乡镇农机站办公室主任,中专毕业后就进了农机站,一直到现在,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马上要上初中的儿子,另外一个大女儿,正在读中专三加二,毕业后是大专学历。老邓的工作,想象得出那种不咸不淡的,当农业生产,特别是分散式的家庭自主农业生产在全国推行之后,贵州这个人均分得耕地面积很少(也就两三分地)的地方,农机站基本就是摆设,拖拉机,收割机都没有,以前集体耕作的时候,最多的工作也不过是去灌溉沟渠的水泵站,给水泵加点黄油,查看一下电表这样的工作。
    邓先德没什么亲密朋友,也许是因为工作太闲,除了本地有些打牌喝酒的玩意之外,这个小心眼的男人,还喜欢瞎琢磨,在家里不痛快的时候,就会约出去喝酒,不过告诉老婆的借口是晚上值班,吃肉喝酒的时候,就喜欢听那些狐朋狗友吹一些花花事情,当然这也跟广大吃瓜群众的好奇心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喝多了有时候回家,有时候回单位睡,不愿意被老婆数落他酒醉。
    结婚当年,是在老邓家的老房子办的酒,过了五六年,镇上有了第一批商品房,七层楼,老邓和媳妇商量,向两边老人都和兄弟姐妹都借了点钱,供了一套四楼的,目前还在供着,30年的供期,才供了一半,五年前,考虑到以后给孩子留点啥,又在省城供了一套,日子过得只能说是紧巴巴,不过因为消费还不算高,而且,结婚后没几年,夫妻俩一合计,开了个小五金店,过得也还不错。
    麦小冲跟老邓是发小,同一个村长大,后来因为舅舅有点关系,把他弄进农机站,于是跟邓先德关系自然就近很多,这是个不消停的主,农机站的工作,闲得能长毛,麦小冲经常就是旷工,不到岗,啥事都让老邓给代劳,没干两年,因为工资太低,干脆辞职到省城打工去了。
    这样的人,一旦到了外面,看见了花花绿绿,哪里还能正儿八经工作,吃喝嫖赌,很快就熟门熟路,不到一年就离婚了,但是跟邓先德倒是能聊,于是就经常酒肉穿唱过,花花事谈心中留,从他这里,老邓的视野得到了开阔,从前的老邓,只不过是一个乡镇小职员,守着家里一亩三分地,其他的不怎么关心。
    邓先德的离婚,面子上是老邓的问题,后面是麦小冲的胡言乱语挑拨的问题。
    二,        网络与躁动
    王贤妹,身材高挑,容貌姣好,可是性格内向,16岁初中辍学之后,跟亲戚到海南打工,据说在厂里是五朵金花之一,还谈过一次恋爱,懵懵懂懂的,后来因为男方家里不接受她是外地的,散了,回到老家时二十岁,也没正式的工作,到处做一些临时工,自己也不想离家外出打工,经亲戚朋友介绍,跟老邓相亲,没什么喜欢不喜欢,乡下姑娘,不讨厌就算OK,家里人觉得老邓尽管各种条件都一般,但是有稳定工作,嘴巴甜,工作还闲得很,能帮家里干农活,就答应了,不到半年,就把事给办了。
    结婚后短暂的甜蜜谁都有,不过好景不长,正如众多的国人家庭一样,吵吵闹闹总归是少不了的,为了不让自己太闲,王贤妹提议说开个小店,倆人都没有生意经验,也不知道从哪下手,正好王贤妹的亲哥,在建筑工地打工,算是个小班长,在一次家庭吃饭聊起来,就说不如开个五金店,现在到处开发搞建设,五金需求少不了,大家一想不错啊,农机站有机械维修时,五金配件也可以从这里采购,加上老邓也算是政府工作人员,各方面关系,多少也能扯得上一些,这事,就这么定下来。
    一开始,邓先德很上心,选址办证找货源,都一手操办,王贤妹她一个女人,当然不懂这么些梦到,只负责看着店打下手,随着时间的推移,王贤妹逐渐掌握了所有事项,老邓就慢慢不再管了,只是在周六周日去替换一下,由他看店,邓贤妹在家做饭带孩子,说是休息,其实哪有休息,家务事比看店还多又烦,日子就这么过着。
    五金店,女人有看店的优势,因为来买东西的,无一例外都是男人多,而且是工地粗人多,只要女店主会说话,嘴巴甜一点,明面上优惠,实际上该赚还是赚,尽管王贤妹性格内向,不怎么说话,但是她漂亮的外表和温和的脾气,大家也都喜欢,店里生意还算不错。
    五金店的生意,也是闲的时候多,一个小店,由王贤妹和她的远房亲戚侄女一起看,算是有个帮手,毕竟五金的物件或多或少,总有些铜铜铁铁的,一个女人始终有点吃力,农忙时候那个大侄女还经常回家帮,王贤妹也能应付。每个月也都做一次盘点,数目不能具体到每一样,但是金额大的物品肯定是要清点的,也就忙两三天,大多数时间还是在跟隔壁邻居瞎聊中度过,随着智能手机,电话宽带等科技发展,自然而然,王贤妹也学会了上网聊天,斗地主等游戏。
    上网不到一年,她就去见了一次网友,在她看来,这就跟现实交朋友一样,没啥可怕的,再说了她也不是专门去见网友,有次带着女儿去省城表妹家玩,在网上聊天的朋友中,有个男人就是住在那附近,平时也算聊得多一点,她一说,那男人就热情邀请,说是见个面,请吃饭啥的,一方面觉得见网友有点新鲜刺激,一方面也觉得又不干啥,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留了电话联系,为此,她特意带上女儿,没想到女儿成了告密者,见网友这件事成了引发后面一系列怀疑的诱因,确实见光要慎重。当然了,随着阅历和年纪的增长,在后来的聊天中,王贤妹也有聊到一些露骨环节的时候,还好的是,仅仅停留在聊天,每每到时候,王贤妹都能及时踩住刹车,没有乱来。

    三,        药酒也救不了的家庭
    经济在发展,社会在发展,人在成熟变老的过程中,总有很多不如意,有很多失落,都是来源于对比,邓先德,那个年代,好歹也是学校毕业的正规分配生,工作二十来年,平平淡淡,没什么建树,对于平时的能说会道的自己,这点成绩定是郁闷的,还不如一个凭关系进来的麦小冲,人家想旷工就旷工,想辞职就辞职,工资也不少一分钱,想想自己,老老实实上班,这么多年,上不上下不下的,也只有喝酒听他们吹一些男女韵事,满足一下好奇心,再借酒精麻木一下自己,这样会好好过一点。
    有一次,麦小冲离婚之后的酒肉局,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故意的,就对老邓说:“兄弟,你老婆这么漂亮,一个人看店又闲,肯定有问题,要是没有,劳资就是一坨屎!”经常听故事的老邓,当晚回去真的睡不着了,看看身边熟睡的女人,几次想伸手去拿手机来看,最后还是忍住了。他决定,旁敲侧击地“审问”王贤妹,偶尔还突然袭击地经过自家的五金店,进去转一圈,喝口水,而这些,王贤妹一无所知,从来没想过会被查岗,但是,这块心病一旦被小心眼的老邓染上,就是妙手神医也开解不了。在一些家庭平常争吵中,王贤妹的上网聊天,见网友这个事,逐渐成为主题。
    男人过了四十左右,心态会有个大的转变,身体是壮年,心理却开始变弱,各种担心各种怕,特别是小心眼的人,会更厉害,老邓因此还导致了夫妻生活的衰减,而王贤妹偏偏是闷骚,表面内向,实际需求在这个年纪如狼似虎,每每遭遇,老邓往往就早早鸣金收兵败下阵来,越是这样,老邓越迫切想雄风再起,于是找偏方泡酒喝,弄了两坛子鹿鞭酒,也许是真有效,也许是心理作用,开始喝还真有点作用,但是过一段时间,还是慢慢又不行了,心里想得很,就是不争气,而有时候王贤妹还会拿这个来鄙视老邓几句,压力就越来越大,床上俩人谈论如何帮老邓身体恢复,吵起架来,就男的说女的浪,女的说男的没用,特别是见网友的事,让老邓耿耿于怀,终于有一次吵架,质问王贤妹,儿子是不是老邓的,王贤妹当场气的发抖,但是老邓还是无法去除心里的那个怀疑。夫妻吵架,家里兄弟姐妹和朋友邻居,都会劝架,通过邓先德的嘴巴,王贤妹的网聊和见网友,成了最大的罪证,在小地方,这是有相当的杀伤力的,王贤妹的家人都觉得脸上无光,王贤妹更是难受,可是又不能把老邓不行的事说出来,那样的话,会更加证明自己的浪。每次吵架冷战,老邓都不回家住,回老家,自然又在家人面前数落王贤妹的诸多不是,然后过后示弱示好的,往往都是王贤妹。
    夫妻关系,越走越远。
    四,        还是不甘心
    邓先德提出了要给儿子做DNA鉴定,王贤妹很气愤,强烈要求马上就去,好拿结果来打老邓的脸,老邓当然不会这样做,不会一家人一起去,他自己偷偷地取了儿子的头发去,检验科的说,要当面抽血,后来,邓先德就托词说带儿子去玩,带上儿子去省城,做了DNA对比,结果当然是他自己的亲身的,这事王贤妹并不知道,只是有次问儿子,儿子说是去医院后来又去了公园,王贤妹这才确定老邓这个小心眼居然干得出这事,追问老邓要结果,老邓当然死不承认了。
    芥蒂太深,老邓自己也过不了自己的关,哪怕证明了王贤妹的清白,其实也不能说是清白,既然见了网友,睡觉也不一定要怀孕的,作为一个正常男人都不能接受,更何况是小心眼的男人,老邓不是没有想过要缓和夫妻关系,可是总没有合适的空间和时间,因为夫妻的交流已经形成了小吵模式,要好好聊天,基本不可能,床上更不用说了,从怀疑王贤妹之后,老邓在床上总想好好征服一下,但是又总不能如愿,只能化为怨恨的怨。
    吵架就会提到离婚,开始一般是老邓提出来,王贤妹大多数时候不敢接话,一个小女人,当然是害怕的,但是吵架的次数多了,怨恨加倍增长,谁都渴求摆脱这些无奈的烦躁,逐渐的,王贤妹成了想离婚的主导者,反而邓先德因为儿子的清白而有点心虚,然后,吵架却越来越频繁,终于离婚成了正式的议题。
    离婚,无非就是儿女和财产,双方二十年的婚姻,一儿一女,两套房子在供,一个小店在经营,要说是财产,也算不上,所以老邓自己并不想如何争取,但是心里的怨恨还在,总不想好处都给王贤妹占去,于是提出来,双方财务自理,房子继续合供,完了归子女,店就归女方,男方自己的存款归男方,看似平淡,其实女的啥也没落着,小心眼里面藏着铁算盘。
    在纠结离婚与不离婚的过程中,王贤妹是急切想要离的,但是真的这一天来到的时候,又是茫然的,在离婚起诉书递交法院后的半年,离婚证终于办好,第二天就是儿子的生日,王贤妹带着儿子去吃了一顿儿子爱吃的火锅,算是一个仪式。
    从今往后,同床共枕的曾经,变是了陌生人。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8384 份
    获赠礼物:4842 份
  • 发表于 2020-5-21 17:42:41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带烟火味的小故事~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8384 份
    获赠礼物:4842 份
  • 发表于 2020-5-21 17:45:0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写实,代表了很多市井市民身边常发生的情感和家庭变化~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8384 份
    获赠礼物:4842 份
  • 发表于 2020-5-21 17:45:56 | 显示全部楼层
    建议 ,能不能把字放大点,我带着放大镜看完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2 份
    获赠礼物:3 份
  •  楼主| 发表于 2020-5-23 11:36:41 | 显示全部楼层
    懒洋洋的豆子 发表于 2020-5-21 17:45
    建议 ,能不能把字放大点,我带着放大镜看完

    哈哈,你个小丫头,硬装出一个老太太带上老花镜的样子,你是想让我被迷住么?

    我不会排版哈,就是随便写的,确实是真是的故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关于我们|服务条款和版权|迷你文集    

    GMT+8, 2020-6-1 09:24 , Processed in 0.098150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