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logo

 找回密码
 注册-Register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346|回复: 11

[原创首发] 失眠

[复制链接]
  • 礼物信息
    没有赠送或获赠礼物
  • 发表于 2013-10-6 01:36: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请您注册或登录,以便阅读详细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失 眠

                                                                    苏婉茹

         失眠。

         在数到九千九百九十九只羊的时候,我确信:失眠已成定局。为何会失眠?这通常是紧接而来的问题。其实,这算不得上一个问题。尤其是在现今大都市,失眠已成不必然的必然趋势,不失眠反倒是一个偶然之问题.。偶然不失眠得庆幸,而必然的失眠似乎也成不了一个大问题。问题不在于偶然与必然之间,而是随着失眠而来的这一大段时间里,该如何去打发与消磨倒成了一个不算问题的问题。

          为了不要苦恼如何去消磨与打发,我曾苦苦想着如何不去失眠。比方说,工作压力,生活压力,还是情爱压力,社会压力等等。虽说不是每一方面都想得面面俱到,但凡能想到的都一一加以打磨再切除再分析,就象解剖一具不知名的尸体。或是剖开动物的身体提取内脏,再进行ABC的研究。总之,我从我身体的各个器官开始研究打磨,试图从这一细小的微妙里找得出点什么依据或是如发丝一样的痕迹也好。可是,不论是眼睛鼻子还是身体其细胞都一一告知我一个结果:正常。超乎想象的正常,甚至毫不知羞的说一句:大可以申请吉尼斯记录。

          为什么会说正常超乎异常?因为就其失眠的原因来讲,真是上不了一点台面。倘若说为工作为生活为爱情,倘还可冠冕堂皇些。但我失眠均与这些无缘。我工作虽谈不上有多体面高档,但总体来说能够让自己不至于汗流浃背,呼哧呼哧的奔波于那可爱的太阳老公公的笑脸之下。而且不用太过加班,自由度很高。只要一个项目下来,指标达成即可领到数目不非的人民币。当然并非没什么压力,只不过就其现在水准来说,压力尚可对付,不至于要紧张到失眠的程度。游刃有余,换句话说就是以我目前的才气来说,配这份工作还绰绰有余,不担心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因为工作尚算可以,所以生活不成问题。虽然没有高级别墅,但住房还有两居一室。要看房东老板脸色的滋味倒不必亲身体验。

          爱情呢?

          虽然谈不上顺顺利利,浪漫得轰轰烈烈,但也能够相亲相爱,互敬互助。就是说作为人这一本身的需求,我并没有要让自己失眠的必要。

          客观的外在因素,那一定就是本身的内在的需求?

          难以确定,也有人告之说是否缺钙?就其缺钙来说在中国是说得过去的。中国是缺钙大国,就人口来讲,80%的人都缺钙。所以我因缺钙失眠算不得稀奇。于是,我狂补钙。把安利的钙片及其它的维生素买了不下万元人民币。起初的时候,感觉似有好感,可是这之后,就象身体本身从一个熟悉的国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时产生的反应那样。剧烈的反应之后就如秋水般的平静。失眠,继续。而且是不可一势,势不可挡,摧枯拉朽!!

          要命的是此上所推据的原因均与我无缘!

          饥饿感!饥饿感!饥饿感!

          那就象是从古老的抽届里抽出的老像册,原本以为消失的东西却于突然间冒了出来,让你碎不及防,穿肠而过,粉身碎骨。

          我的失眠就是如此。如同原初的洪水,汹涌而澎湃,激烈而壮观,悲情而毫无还手之力。然后,我就会像两口空洞的井,眼睁睁的让这一切将自己彻底淹没。

          何来这么容易饥饿?或是何来饥饿感让我如此失眠?说到底,我无法加以描绘。那种有形的,具体的实实在在的可以握于手中的形体全然消失。我根本找不出这种感觉出自于哪里?是脚心还是肚子还是脑子?总之,哪里都对,却偏偏哪里也不对。

          只知道,头一挨枕,脑子里若是急速的跳动面包那具有诱惑性的实体,我就知道:完了,今晚铁定失眠。

          何以如此?我从未去深究。在我看来,这即不符合实事发展的归律,更不符合失眠的归律。为了某一象征性的面包实体而失眠,这恐怕怎么也难以让人相信。可是,却是真的。

           我从未因为其它而失过眠。

          其实饥饿失眠也没什么大不了,顶多就是起床,去冰箱里搜刮一空。如日本侵略东山省时的地毯式搜索、瞄准,再准确出击,从而解决那饥饿感。

           可是,怪就怪在这里。

           我的胃并没有发出如此的呼声,只是身体的某处在那里不停摇旗呐喊。究其因由,哪里也寻不出半点破绽。为何如此饥饿?为何偏偏在这样的本当大睡特睡的阶段而饥饿失眠?为什么在地毯式的搜刮冰箱里的食物之后,依旧感觉如此饥饿?

          是因为饥饿找上了我?还是因为失眠原本得拉上饥饿?还是这两者必须得皆备方才算是一趟完整的演出。可是,我即不是舞台,也不是舞者?何苦非拉上我不可?

          饥饿,要命的饥饿。

          仿佛从地底下突然喷薄欲出的火山,不是所谓的抱警铃,只消一会儿就好。这是一种折磨,惨无人道,毫无人性。就象是一个圣偷,将我的耐力,承受力,想象力全都洗动劫一空,然后,……让我的身体在空空荡荡的黎明时分里哀鸣,呻吟。

          说起来并不是第一次如此这般。仿佛是一个缺口被打开,之后就永远找不到赌上那个缺口的料。于是乎,来来回回,回回来来的不经意的让自己的身体里从此埋了一颗炸弹。不用说,肯定是哪里出了错。可是,究竟是哪里?哪里?哪里?我说不出来。世界仍就是原先的世界:没有改变,没有世界大战,也没有天翻地覆如同预言般的毁灭重新开始。可是,我确信。确信,再不是最初的本真的我。当然,并不是我重新组装,排列组合,更没有改头换面。可是,我感到了一种分崩离析的灼烧与痛楚。分明不是我,但我却十二万分的确定,这就是我,本真的实实在在的我。

          第一次有此感觉是什么时候呢?

          仿佛很遥远,但细想起来,也不过一年之隔。

          那是一个周末,我同往常一般,一觉睡到十点之后,洗涑完毕,匆忙跑进超市,如同机关枪扫射式地狂扫食物,接着就是回家窝在沙发里,煮一杯咖啡,摆一大堆零食,再把自己搜罗回来的好电影塞进影碟机里,再然后,那就不是可以用时间计算的了。或许是一个通宵,亦或许只是一两个小时,再或者半小时也不一定。这是这个城市的生活节奏还是我的节奏估且不论?但我却感到一种压抑式的寂寞。

          这种寂寞带着一股腐烂的叶子味道毫不克气地钻进你的股肤再分蚀你的骨头细胞,最后以胜利者的姿态强住在你的地盘对你摇旗呐喊!

          纠结的是,你并不觉得那是一种占有,甚至你享受着某种程度的占有与分蚀。因而,每每如此一想,总觉得一种无法抗拒的悲哀如海浪式地将我淹没。

          只是……只是……

           我从未想到过会有这样的一种重逢。那是在电视剧与小说里的侨段。然而,我们确实如此重逢了,而且是在五年之后。

          五年?那是一个可以数一千八百次星星的日子,可以享受五次春去秋来的时光,可以与你紧握N次方的手,抚摸你N次方的岁月。五年,到底可以和多少人擦肩而过与多少人相见甚欢?

          我无法冷静如同数学家那般地去计算。因为这不需要科学论据,不需要数据支持?

          可是,我清楚。

          那是五年。

          为什么会这般清楚?老实讲,我的理智并没有告诉我。但是脑海里跳出来的这个数据却让我一刻也未曾怀疑与犹豫。

           我轻抚一下我的脸!那是女人紧张时的条件反射。我生怕额头上的皱纹泄露了我心底最深的秘密。

          只是,……四目相对,仿佛时光轮回,刹时真有种被扼住喉咙的怪异感!五年前,你身旁站着的是我。而五年后,你的身旁却站着另外的一个她。我明显听到了来自身体最最底层里的声音。那声音就像是刀片,一片一片地将我的身体切割,然后再剖开,一一检查那微小的细胞分子。记忆这家伙如同迷失的孩童钻出了体内。接着一阵龙卷风似的昏眩,以一百八十马力的速度将我袭击。仿佛吊到了空中,举目望去,没有一点实感。空虚,严重的空虚。

           “还好吗?”你依旧淡定优雅,魅力四射。岁月太厚爱你了,哪怕是你耳边不经意显露的白丝竟让你多了几分成熟,添了几多神秘。无可否认的,就连这句问候也带着一种巧克力似的甜味冲向我。

            “很好”我机械似作答。低头望向购物车里装着五年来从未曾更改过的法式面包。如棒球棍似的款似就象一面坚强的旗子冲着我微笑。我赶紧想将之用某种东西掩盖。可惜,来不及了,你笑:“还喜欢吃这款面包?”。

           “ 嗯”我像是吞口水地应。你微笑不语,转而为身旁的女子理了理额间的头发。那刻,我真想拿一把剪刀冲向你或是刺向自己。惊魂未定,我如难民式地赶紧逃离现场。

          可是,我并没有因此而平静下来。要命的是,相反那些搁进生命流程里的东西如流沙式地直往我的心尖口上涌来。

          我根本无力阻挡。

          喜欢那个冬。

          北海道的冬,格外的冷。那是一种惊人的无法用文字可言表的冷。可是,因为你。那个冬似乎像是被卸载了冷气似的。哪怕是钻进雪堆里,我也感觉暖暖的,仿佛沐浴在黄金海岸。

          我们一直沿着湖边无目标地走。

          你说,要一直走下去。这样就可以永远地让彼此的手更紧的相握。我说,灵魂重叠,又何惧空间的距离?

          我一直想象着渡边淳一《无影灯》里的情景。男主角决心赴死之时的那份柔情,一直像是黑夜里的一种暗流,震憾而恐惧。在无数次的回忆里,那个场景,总会让我有被切割的疼痛。一如身临其境。

          实事上,这个冬,是我的《无影灯》。

          之后,你奇迹般地消失了。

          消失就消失嘛人或早或晚总得会消失。只是,……

          失眠!失眠!失眠!

          突然间如同春滕似地缠上了我,并一举将毁灭。为什么会如此呢?我并不是没有寻根究底过。最要命的是失眠就失眠嘛,还要饥饿。那要命的饥饿感一度让我自卑地想吞下一头大牛了此残生。只是,只是……跑遍所有的医院,问题永远是问题?我所渴望的答案竟如同天边明月遥不可及。

          为何如此?我找不出一丁点的,让我可以权全当作是理由的理由。我并没有因此而痛哭,更没有因此而痛苦。对于,那些足可以摇撼我情绪的线条早在五年前就已经断裂。如今,不过是重新拾起断裂的碎片,加以拼接。不,不,不,绝谈不上恨。更没有要找你一问究竟的欲望与冲动。何会如此?我不明所以,根本没办法在已知的存在的世界里用ABC来解答。我只知道,一种莫名的干渴,类似缺氧似的渴于我的身体里冒了出来。可,我无法解决。我只有等待。等待着某些东西从我的身体里面消失,再以另一种方式生长起来。如此这样,也许我就不再这般失眠,这般饥饿,这般的死去活来,摧枯拉朽,千回百转,……

          我失去了你!

          这已成了即定的无可否认的实事。实事上,这个世界无时无刻不在失去。只是,在意识到失去的那一时刻里,我仍就感到了从未有过的麻醉像蚯蚓一般地爬过我灵魂的窗口,以一种奇妙的姿态向我注目。

          我想,我还会继续失去。不仅仅是睡眠,健康,财富,活力,……甚至生命。然后,在无可失去的状态里,以一种绝对哀伤而忧郁的眼向这个世界道别。那时,我肯定以绝对水平绝对轻松的姿态躺在那里,然后轻说一声:我终于无可失去!!

          我不再失眠!!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1822 份
    获赠礼物:12990 份
  • 发表于 2013-10-6 04:58:50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婉茹,很开心能在迷你读到你的文学作品。也非常希望你会喜欢迷你,并能在迷你驻守。

    怀着欣喜,一口气阅读完这篇小说。细腻的内心独白,层层剖析,没有完整故事情节,却又让读者看到了社会的轮廓和人生的轨迹,含蓄又隐含暗示的创作手法紧扣读者的好奇心。写得真好。

    很期待能在迷你读到你的[原创首发]作品,读到更多刻画女性心理,描写女性生活的小说。远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2 份
    获赠礼物:3 份
  • 发表于 2013-10-6 09:48: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震撼,语言冷,冷得酷,与众不同!欢迎苏老师来迷你文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31878 份
    获赠礼物:6338 份
  • 发表于 2013-10-6 09:54:4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女子是这样失眠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没有赠送或获赠礼物
  •  楼主| 发表于 2013-10-7 00:47:2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你百忙之中抽时间来看拙作,并作出精彩的点评!只是我现在属于自己的时间太少,上网有点难。但我相信,我一但有时间写作,我会首选在这里发表作品。诚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没有赠送或获赠礼物
  •  楼主| 发表于 2013-10-7 00:50:12 | 显示全部楼层
    张造云 发表于 2013-10-6 09:48
    文字震撼,语言冷,冷得酷,与众不同!欢迎苏老师来迷你文集。

    谢谢造云的点评!说来惭愧,现在的时间全交给了孩子,很难长时间上网,确切地说是,几乎没有什么上网时间,因此有时会对一些信息迟复,甚至会忘记回复,这点得请原谅!但心底无时不会想着要来这里一下,哪怕只是停留一秒!{: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没有赠送或获赠礼物
  •  楼主| 发表于 2013-10-7 00:50: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生石 发表于 2013-10-6 09:54
    原来女子是这样失眠的

    嗯,就是这样失眠的,哈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0 份
    获赠礼物:2 份
  • 发表于 2013-10-7 09: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想象你这样的失眠。亲,你来了,我很开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1 份
    获赠礼物:3 份
  • 发表于 2013-10-7 20:52:35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真开心,看到你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1077 份
    获赠礼物:222 份
  • 发表于 2013-10-8 00:52:06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婉茹,欢迎来到短篇,期待佳作连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0 份
    获赠礼物:1 份
  • 发表于 2013-10-9 10:26:2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像是在剥洋葱,随着葱瓣片片散开,那种如毒药般的倾诉慢慢缠绕你心.
    写的真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没有赠送或获赠礼物
  • 发表于 2016-2-15 18:5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失去了你!

          这已成了即定的无可否认的实事。实事上,这个世界无时无刻不在失去。只是,在意识到失去的那一时刻里,我仍就感到了从未有过的麻醉像蚯蚓一般地爬过我灵魂的窗口,以一种奇妙的姿态向我注目。

          我想,我还会继续失去。不仅仅是睡眠,健康,财富,活力,……甚至生命。然后,在无可失去的状态里,以一种绝对哀伤而忧郁的眼向这个世界道别。那时,我肯定以绝对水平绝对轻松的姿态躺在那里,然后轻说一声:我终于无可失去!!

          我不再失眠!!  

                               
    丰富的人生经历才有这样的文字,很精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关于我们|服务条款和版权|迷你文集    

    GMT+8, 2019-12-6 03:10 , Processed in 0.167026 second(s), 5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