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logo

 找回密码
 注册-Register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006|回复: 6

[原创首发] 报复

[复制链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2 份
    获赠礼物:3 份
  • 发表于 2014-3-9 17:40: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请您注册或登录,以便阅读详细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本帖最后由 miniessay 于 2014-5-27 04:51 编辑

    报复(小说)

    耿耕

    【发《小说林》2002年第四期】



      在一片静寂的黑暗中,他迷迷糊糊的走进卫生间。在他那还没完全清醒的记忆中,他知道卫生间的门一定是敞开着的,就是不睁开眼睛,他也可以顺利的走进卫生间,因为这里是他的家。他在一种似睡非睡的状态下,没有任何戒备地、自由地迈进了敞开着门的卫生间,而故事也就这样发生了。
      他的脚刚刚迈进卫生间,还没来得及站稳,就感到脚下有种柔软的东西在挣扎,并发出吱吱的声响。他的心抖动了一下,那种迷迷糊糊的感觉一下子就消失了。在他惊讶疑惑的时候,穿着拖鞋的脚,被一种尖利的东西很深的刺了一下,那疼痛感使他差点想提起脚来。但人类的好奇心总是会在一定的时候占上风,他想知道在自己的家里,脚下到底会踩上个什么东西。

      卫生间的灯拉亮后,脚下的东西使他大失所望,一只硕大的老鼠,正在他的脚下,不停地扭动着身体。对于住在这里的他来说,老鼠并不是什么稀奇的动物,在楼下的空地上,经常可以见到它们在那些洞口前,自由的出出入入,就和他们这些人从各家的房门走出来一样。只是他不明白,在三楼的卫生间怎么会有老鼠光临,而且还会被他踩上。他不禁有些气愤,认为这只老鼠未免太胆大妄为了,竟然从楼下跑到楼上来了,这完全是种越境的形为。他就站在卫生间那面大镜子前,思考着是否应该弄死这只大胆妄为的老鼠。

      在思考的时候,他似乎才想起来,在自己的三十几年的生命里,杀过鸡、鱼、鸭之类的小动物,却从没杀过老鼠。他不禁低下头,想看看脚下的那只老鼠,可他看见的却是自己那晚上才洗干净的脚上,正有一点点鲜红的血,慢慢地渗出来,在灯光的照耀下,如雪地上的梅花,很是好看。他的脑袋一下子大了起来,晚上喝啤酒的那点尿意全部失踪。虽然他只有高中文凭,可足以知道老鼠是个什么玩意儿,被它咬一口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他如触电般飞快的抬起了左腿,那老鼠在失去压力后,似乎想朝卫生间门边跑去。只是它的四肢已受了伤,那跑也只比爬快一点。他看着愣了约二、三秒钟,心里有些不甘心,便又将穿着拖鞋的脚落在了老鼠头上。他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的脚以及脚上的伤口与渗出的血,不觉有了十分的愤怒。但他一地还是不知如何对待这只老鼠,便抄起卫生间的一个脸盆盖住老鼠,走出卫生间。

      当他坐在客厅里看着自己的脚的时候,才知道自己被咬的脚是左脚,当他手忙脚乱的找了张“创口贴”,贴在自己的左脚上后,心里还是有着一些气恼,在自己的家里会让老鼠给咬了,这说出去肯定会让人觉得荒唐,可这是个事实。想到这些他便在客厅的沙发上拿起一包烟,顺手抽出一根,燃了起来想消消自己的火气,让自己平静一些。那只老鼠在脸盆里,不时的弄出些声响来,让他感觉老鼠的存在。他在喷出的烟雾中,想起了自己与老鼠的一些事情。记得在过去的一段日子里,他很是喜欢老鼠,整夜、整夜的听老鼠打架时发出的声响,那时他第一次失恋,因为痛苦的心情无法入睡。一开始他无意去听老鼠打架,后来竟听出了乐趣,有意识的在屋内放些食物,引老鼠到屋里来抢夺。那时的他可以在黑夜中,听出有几只老鼠在奔跑,跑到什么位置,并且能相象得出它们的神情。同房间的人一致认为他有神精病。想到这他不觉在灯光下露出一丝笑容。

      隔壁的卧室里,传来他妻子说梦话的声音,打断了关于老鼠的回忆。想起明日还要上班与生活,他掐灭了烟头,站起身来。脚刚一使劲,便有种疼痛感使他又坐回沙发上。脸盆下那只老鼠还在不自觉的发出声响,让他感到心烦。他看着受了伤的左脚,深深地叹了口气,他想:明天可能上不了班啦,而且还得上医院,做一些必要的预防工作。这样一想,他便仇恨起那只老鼠来,刚才因回忆而冲淡的愤怒,又一次的燃烧起来。明天如果不上班奖金就得少一半,看医生也还得化钱。他越想越气,深更半夜的也没招谁惹谁,给摊上这么件事。他坐沙发上想将肚子里的那些气发泄掉,而在这个时候,唯一的对象只能是那只老鼠,他决定杀了那只老鼠,不管老鼠曾给过他怎样的记忆。他站起身来朝卫生间慢慢地走去,而那只老鼠毫无知觉,还在脸盆下,为最后的一点生机挣扎。

      再次走进卫生间,他稍微迟疑了一下,似乎还没想好,用什么方法来杀死这只老鼠。但他马上蹲下身来,将左脚的拖鞋脱了下来,拿在手中举得高高的。因为一种愤怒的情绪,使他很想杀死这只老鼠。他的手刚掀开脸盆,那只老鼠还没弄清怎么回事,柔弱的身体上,便挨了一记拖鞋的打击。鞋底与水泥地发出响亮的声音,使他在静寂中也吓了一跳。但马上被一种快感所控制,他看见老鼠的嘴角有一丝血迹流出,那双小小的眼睛在慢慢地黯淡下去。老鼠在无力的挣扎,似乎没有放弃对生命希望。这种对生命的屠杀,使他感到快乐与兴奋,他又挥动了几下拖鞋,感受着这报复的快乐。

    忽然,他听见一个女人睡意很浓的声音。“你在干吗?”他停止了兴奋的举动,转过脸去,看见妻子穿着短裤与汗衫,正从卧室里走出来。雪白的大腿在暗处晃动了几下,便来到他的面前。在卫生间昏暗的灯光下,他觉得妻子很美,很是性感。望着妻子丰满的胸乳,不觉有了几分冲动。他妻子揉了揉眼睛看着他问:“你在干吗?”他还没回答,便听见妻子的惊叫。他对那惊叫感到开心,于是朝妻子笑了笑说:“这有什么好怕的,它已不行了。”说着用手中的拖鞋,拨拉了一下那只老鼠。那老鼠一动也不动,任由他摆弄,只是眼睛还未闭上,无神的睁着,似乎在看着雪白的屋顶。他妻子站在卫生间的门外,不敢走上前来。“死了吗?”他妻子问。

    “差不多了。”

    “那还不把它扔了,深更半夜的,跟老鼠较什么劲,明天还上班呢。”说着他妻子就自顾自的走回卧室,他听见她躺到床上的声音。

    蹲在老鼠面前的他,本来已消失的愤怒,因妻子的一句话,又提了上来。明天还上班,上个屁的班,无缘无故的被老鼠咬了一口,便将所有正常生活全打乱了。他看着地上的老鼠,觉得如此对待它没有错,起码可以给自己消消气。老鼠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使他很有些扫兴,刚提上来的气愤也消了一些。他觉得有些累,想上床搂着妻子睡觉,也许更有意思些。于是他站起身来,穿好拖鞋,想找一样东西,能挟住这只老鼠,将它扔出窗外去。

    他将头伸到卫生间的门背后时,便马上改变了主意。因为门背后放着一瓶汽油。在这短短的几秒钟里,故事的性质改变了,而这完全出于一种偶然。他曾听人说过活烧老鼠的游戏,只是自己从没干过,今晚他面对这只半死的老鼠时,冒出了试试的念头。

    这时他已没有了愤怒,有的只是一种做游戏的兴奋心情。他拿起门后的那瓶汽油,打开瓶塞将汽油浇在了老鼠的身上,那半透明的汽油,很快渗入老鼠的皮毛,使老鼠在灯光下,看上去有些发亮。然后他兴冲冲的,几乎忘记了脚上的疼痛,到客厅拿来了打火机。在他点火的那一瞬间,他想起老鼠会跑。于是他用手中的打火机,小心的触动那只老鼠,老鼠没动,它已闭上了那小眼睛,嘴角还流出一此血液,沾在它那褐色的皮毛上,很是醒目。他用打火机连续的触动了几下,老鼠都没有反应。他不觉有些失望,烧一只死老鼠实在没有什么趣味。可汽油都到了,还是烧吧。他没劲的在心里对自己说。于是他关上卫生间的门,将打火机伸到老鼠身上打着了火。火一下子在老鼠身上燃了起来,他也站起身来,想离那火远一点。

    在他刚刚直起身的时候,怪事发生了。那只他以为已经死了的老鼠,竟然动了起来,带着一身的火,在他的脚边很利索的乱窜,使他感到手忙脚乱,毫无防备。在惊讶与慌乱中,他下意识的拉开了卫生间的门,他这样做的目的,只是出于本能想远离这堆会移动的火球,而没想到别的什么,这就和他烧这只老鼠一样,只是一时的兴起。在他跑出卫生间的同时,他看见那只已成了火球的老鼠跟在他身后,并且从他身边窜了过去,钻进了卧室。他看着它钻进卧室,竟无法阻挡,不觉有些呆呆的愣在那里,他想不通一只已死的老鼠,怎么会再一次的活过来。他觉得脑子空空的,不知该干些什么。但他马上醒悟过来,顾不上脚上的疼痛,几步就跨到了卧室的门口,看见那堆会移动的火,已在床下静静的燃烧。只是床单已着了火,并且在朝被子上燃烧着。他赶紧上前拉起了他妻子。他妻子于睡梦中惊醒,看见眼前的一切后,马上发出了一种奇怪的尖叫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2 份
    获赠礼物:3 份
  •  楼主| 发表于 2014-3-9 17:44:34 | 显示全部楼层
    谋杀(小说)
    发表在《天池》2012.12

    耿耕

        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我拿到了驾照,这事似乎应该庆祝,可庆贺什么呢?我没有汽车,而且这辈子也不会有汽车。因为我是个穷人。

        也许你会说,这个笨蛋,没车学什么驾照,而且也不做司机这个行当。嘿嘿,实不相瞒,我考证就是为了杀一个人。但请你们放心,我不是职业杀手,我只是想杀一个与我有夺妻之恨的人。他是怎样从我身边夺走我妻子的,这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妻子带着儿子离开了我,绝对是个事实。我只知道过去劳累了一天,回家的时候,可以听见儿子喊爸爸,妻子喊老公,可现在我只能听见那破旧屋子的门响,然后就是我的呼吸声。

        所以,仇恨就在我心里一点点地生长。我知道,如果不杀了他,这辈子心里都过不去,而他死了,我也许还有着很多的可能性,当然,我对未来的梦想是美好的。我似乎看见我们一家人的明天。

        什么?你说这是蓄意谋杀是犯法的,要坐牢的。说实在的,为了杀这个人,也为了我的梦想,我是研究过法律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第二条,交通肇事致使一人死亡或者重伤三人以上,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你想想三年算个什么东西,那也就是弹指之间的事,何况到时一调查,也许我还不负主要责任,比如他闯红灯什么的,那还要不了三年。我要真拿个刀去宰他,那肯定是个死罪,你说哪个划得来。

        公安局会调查我和他的关系?这点请放心。绝对不会有人说我认识他,就连我老婆也会帮我作证。我老婆怎么在外跟他认识的,我不知道,他们是否有关系,我也不知道。我跟老婆离婚的理由是性格不合,而且是协议离婚。到现在我老婆还是一个人单过。所以说,在我们的夫妻关系中,就从来没有这样一个男人。你说我怎么肯定那个男人是我的仇人。呵呵,我是无意间看到的。那个时候,老婆跟我闹别扭,我想讨好她,便去她单位接她,远远地看见,老婆钻进那男人的小车,然后一直驶进一座高级住宅区。对了,那男人是个有钱人。所以我第二天就签了离婚协议。这种事没啥吵头,丢脸的总是自己,谁叫你没钱呢?

        你问题怎么这么多呢?作案工具怎么办?这事太好办了,再穷的人也有几个富朋友,何况我不是穷得没饭吃的人。到时就说自己才学本子,看见车就手痒,问人借了辆车就行。当然,如果我真的撞死了人,那借车的朋友也要到霉,这可是没办法的事,就算他为朋友两肋插刀了。呵呵!

        也许你会说,你什么时候下手,其实我早就想下手了,只是前一阵子还没本子,不过我已经踩过几回点了。那男人每天进进出出都开着车子,我要干掉他只有撞他的车子,而且还要横着撞到司机那个位置,不然是弄不死他的,所以这中间有点难道,要知道我当时是喝了酒的人,要将一个在车里的人撞死,一定要把握好尺度,不然撞了也是白撞,还得赔人家的钱,那可是件划不来的事。

        你说我为什么要将这些秘密告诉你?我告诉你了吗?我在告诉我自己。拿到驾照虽然没什么值得庆贺的,也没人来跟我庆贺,可我还是自己跟自己喝了几杯。我只是想把一些事再重新过一遍。也许我不会借到车,也许我气消了,不会再想这个谋杀,这都有可能。谋杀的事,只是想想总不犯法吧!

        我现在就摇摇晃晃地走在路上,我在看哪个十字路口可以撞死我的仇人,因为他的车每天都从这条路上走过。我听见汽车的轰鸣声,这一个月来,我对这声音比较熟悉。我想回头看看是什么车,可整个人已经腾空而起。当我趴在水泥地上的时候,我知道我被车撞了。事实也是这样告诉我的,一辆车停在我的眼前,我看见一个女人尖叫着跑了过来,那是我的前妻。跟在她身后的就是我的仇人,他拉着我的前妻,禁止她靠近我。然后两人快速地钻进了汽车,发动起车子从我身边开过。

        我最后一眼看见的,是黑色的车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2 份
    获赠礼物:3 份
  •  楼主| 发表于 2014-3-9 17:46: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那段日子(散文)

    耿耕

        这世上所有的日子都是相似的,拥有白天和黑夜,我的那段日子也不例外。只不过每个人的日子有每个人的过法,单调或者曲折、甜蜜或者痛苦、平静或者喧闹。我的那段日子应该属于平静,只不过平静得令人寂寞,在寂寞中感受一种体验。

        因为工作原因,我在北方一座陌生的城市里呆了整整一个月,每天体验着相同的生活方式。早上六点起床,自己洗洗弄弄,六点半左右喊同事们起床,七点出门,在外吃早点,七点半到达施工现场开始一天的工作,中午吃在现场,有时在厂门口吃一碗面条,晚上六点左右从现场往回返,找地方吃晚饭,然后开会确定明天的工作,再自己洗洗弄弄,基本上已经是晚上九点多,才能躺在招待所那张坚硬而冰冷的床上。生活显得机械而呆板,除了工作似乎没有了其他的乐趣。

        有同事们说:我们现在过的日子,大概算是最基本的生活方式了,人都变得愚笨一些了。可我却不这样想,虽然我们为了生活失去了思想和精神,可我们却也在收获着生活本身,那里面的痛与苦磨砺着我们肉体与灵魂。

        在那段日子里,我常常在想一个问题,一些所谓有知识的人,总是批评着生活在底层人的愚昧与无知,包括他们的修养。说实在的,那些在生活最底层的人,根本没有时间来学习或者思考那些精神层面的东西,因为生活本身已经将他们压得抬不起头,可他们的灵魂并不比一些文化人低贱,真正的文化其实就在民间,而这一点历史已经给了我们明证。我想,如果有机会让那些批评者,也处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不知道他们是否还能保持风度与气质,也许他们会选择另一种方式解脱自己。当然这只是题外话。

        在那段日子里,我最大的感受是思乡也会是种病,并且会传染。我们所呆的那座城市,带给我们最大的障碍是陌生感与寂寞感。那些听不懂的方言、陌生的环境,包括我们的饮食,似乎随时随地的告诉我们,在这座城市里,我们只是个异乡客。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人类的交流是一种本能,其实也是人类本身的一种局限,我们太习惯一些熟悉的东西了。

        所以在那段日子里,我们最喜欢说的是家与家乡,总是拿着这座城市一些生活方式或者态度,跟家乡的相比,而得出来的结论也总家乡的好。这一点很奇怪,我们在家乡的时候,也会说某些事情不好,可在异乡真正的对比的,还是会发现家乡的一切更适合自己。所以,在那段日子里,听得最多的一句话:还是家里好啊!

        所以在那段日子里,家乡的点点滴滴在温暖着我们的灵魂,也在伤害着我们的心。不管是在宿舍睡觉,还是在饭店里喝酒,只要一提起家或者家乡,就会让所有的人沉默一阵,然后才会兴高采烈地说起自己的孩子、老婆、家乡。因为我们是一群男人,所以提起家乡后,就会多喝几瓶酒,常常有人因此喝醉。在这个过程中,不管是已婚或者未婚的,也不管有孩子与没孩子的,家在这个时候变得神圣,家乡变得伟大。所以,我现在回忆起这些,就开始怀疑那些被批评为有狭隘的民族思想的人,或者其他狭隘观点的人,他们是否有着自己的说法与观点。

        在那段日子里,我喜欢抽空坐在高高的油塔上,朝广阔的平原张望。据说当年孔子曾在泰山上望到了杭州,我也想望到我的家乡。只可惜我是个凡夫俗子,视力有限,只看见了一些树木、山岳,还有一些蒸腾的雾气,但这已经足够了。在那宽广的空间里,我可以想象出家乡的样子。在我张望那些陌生的风景与土地时,我也常常会被那些景色迷惑,沉浸在其中,如一个在风景区的旅人一样,但只要听见那些陌生的口音,我就会醒悟过来,我这是在异乡生活,而不是在异乡享受,这其中好像有着明显的分界线。

        在那段日子里,每个人都想尽快的结束这样的日子,很卖力地工作着,只有工作才能忘记一些东西,也只有工作才能带来回家的希望。在那段日子里,有人说:洗衣服是最大的娱乐。也有人说:往家打电话是最大的享受。我不是个特别顾家的人,可在那些日子里,我也是一天一个电话,让手机费消耗掉不少。其实我也曾经常在外奔跑的人,有的时候比这时间还长,但从没像这次这么想家。有人说:因为苦想起了家里的甜。这点我是认同的,另一个我认为思乡是可以传染的,所有的男人都在想家,那么思念也就是件公开的事,不需要躲躲藏藏的了,这让我们的思乡情绪得到了一次宣泄。

        记得我那天回到家的时候,家里并没有一个人,可看见屋子里那些十分熟悉的物件,我心里有了一种亲切感,有一种想哭的念头。这是我这么些年长期在这个家进进出出,第一次产生的念头,也许这又是一种体验。

            

    发《青海湖》2010年第二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2 份
    获赠礼物:3 份
  •  楼主| 发表于 2014-3-9 17:49: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好的作家,要不断地锤炼语言,不断地提炼生活,不断地琢磨自己的切入点。希望投稿的文友们,多向耿作家学习。贴出来,一般窥全豹,给大家仅供参考。希望大家的文字,逐渐向迷你文学的品位靠拢。
    (张造云)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没有赠送或获赠礼物
  • 发表于 2014-3-24 20:30:28 | 显示全部楼层
    晚读,分享精彩~·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0 份
    获赠礼物:2 份
  • 发表于 2014-3-29 08:5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张老师!赞同张老师!热爱码字的人一定要对文字有敬畏之心!

    点评

    问好阿洋  发表于 2014-3-29 12:5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0 份
    获赠礼物:15 份
  • 发表于 2014-5-27 05:00:33 | 显示全部楼层
    耿耕的短篇小说写得很精彩。能在有限的篇幅里,用精炼的语言描述很复杂的情节和心理活动。很希望以后能约稿他的短篇小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关于我们|服务条款和版权|迷你文集    

    GMT+8, 2019-12-6 14:29 , Processed in 0.114561 second(s), 4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