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logo

 找回密码
 注册-Register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4339|回复: 242

[原创首发] 武侠长篇.笑音霜照

[复制链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211 份
    获赠礼物:1260 份
  • 发表于 2015-9-6 00:4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请您注册或登录,以便阅读详细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本帖最后由 艾米 于 2015-10-7 12:44 编辑


    1615443nw7m9me3hhyh8el_副本.jpg

    迷  你  原  创  首  发
    笑音霜照
    格里菲斯卿◇著

    序 幕

           京华烟云,斜阳已残,一行人马护送着轿子,在罡风大起之际已顺利抵达京城。轿子里的文士缓缓迈出,遮住眼帘抬头望天,目中忧虑地喃喃自语时,只见沉重的朱门缓缓开启,身材肥胖的故友已笑容满面迎上。文士心中一暖,不禁莞尔,轻快地迎上前去。空中,云霞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无边的乌云漫卷,这是一个糟糕的天气。

           黄历,十月十三,宜忌灶,不宜出行。
           入夜前的坏天气,断肠秋雨已淅淅沥沥飘落,大厅还内残留着梨花白的香气,主客均已酒醉酣睡。破晓前的夜里雨声大作,天色漆黑,絶无一丝灯火。
           冷风席卷着无边寂寥,在无垠高空中任性肆虐着,如呼啸的猛兽、盘旋的鹰,漫卷雨滴,凌厉而无情地抛洒向世间万物,从京城的巷子口突袭进去,沿途狂野地拨弄着住户的门窗,发出一阵阵“咣当咣当”的响声。门窗坚韧而牢固,冷风奈何不得,只有将气撒在别处,刮动了草棚、掀飞了一地的积水,客栈门前早已冷透的灯笼在风中来回摇曳,终于断线了。黑夜中看不清颜色的灯笼在泥泞里乱滚,像是一颗巨大、空洞而诡异的人头。
           油灯闪烁不定,武老刀的背对着房门坐着,咳嗽着,不停地喝着烧刀子,脸上已现出病样的红晕。秋雨袭人,但武老刀酒意上头,他头上冒着汗,吃着下酒菜。下酒菜是入夜后,主客相聚后的剩菜,但菜品繁多,种类丰富而可口,所以武老刀喝得开心而满意。他到这大户人家做护院已有年头,双鬓已微白。他一柄刀上的功夫已大不如从前,且身体也越来越不好了。试想一个人若是存心让自己不好好过,那身体怎么能好?北巷里的小寡妇已病死三年,武老刀了无生趣,就这样打发着流年,他甚至暗暗期盼自己快点死掉,好与之相聚。
           酒意越来越重,武老刀的脸色已渐变成猪肝色,他的听力已消退,视野逐渐混乱,也所以武老刀绝对没有想到,他在偶然间转身的时候,才看到了一个人:狭长的刀,惨白的手。武老刀愣愣地看了他一眼,无任何表情,笑嘻嘻地用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那人戴着面具,无表情地出手,一排血珠子瞬间溅到墙上,武老刀带着笑意扑倒在地,那人迅速闪出,没入了黑暗中,少顷门外似乎传来了几声轻飘的惨呼声。


           一炷香的工夫之后,那人自房顶隐没。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211 份
    获赠礼物:1260 份
  •  楼主| 发表于 2015-9-6 02: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格里菲斯卿 于 2015-9-6 23:42 编辑

    感谢论坛的朋友们给与技术支持,歌曲可以随时关掉,谢谢!

    点评

    歌词呢  发表于 2015-9-15 08: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211 份
    获赠礼物:1260 份
  •  楼主| 发表于 2015-9-6 02:35: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格里菲斯卿 于 2015-9-6 23:08 编辑

                                                 迷 你 原 创 首 发
                                             第一章 惊天血案

        天亮时分,沉寂的街道被一声恐怖的尖叫声打破之后,这一片住宅区就再也没有安静过。尸体五具:江南道御史海岩、贾大户家仆人四名;重伤存活一人,姓名武老刀,为贾大户的护院师傅。
        朗朗乾坤,天子脚下,发生这样的血案,朝廷从三品文职大员,御史言官海岩,不明就里被一刀毙命,刺杀于友人家中,最重要的是弹劾奏章和重要证物也不翼而飞。龙颜大怒,威震朝野,皇上勒令刑部与六扇门一道限期破案。刑部大人上官无极与六扇门总捕头薛冰焦头烂额,又去重复勘验了现场。除了活着的人以外,受伤且唯一的幸存者就是那个武老刀,他现在已被送往一处机要场所,数名御医大夫正在紧急进行伤口缝合清理与伤口包扎事宜。武老刀左胸伤口很深,失血过多,面无人色。御医们很小心地用一种白色药粉和成药水,仔细地冲洗了伤口,又用一种特殊的线,像缝制绣花鞋一样非常认真地进行着创口缝合。末了又用一种黑色药膏,涂到伤口上,再用白色的干净布条,结结实实地将伤口包扎了去。
        救不活他,你们就死!
        这是御医们收到的指令,所以他们不得不用心。而用心的结果是不错的,因为武老刀在次日已醒转了过来,第一句话就是:“老子怎么还没死。”他说完这话,似乎对活着有点不满意,他的酒已醒,他的人却虚脱了。武老刀灰色的眸子里写满了厌世的绝望,面容枯槁,嘴唇苍白,因失血过多,武老刀迅速进入了第二次昏迷。


        上官无极不安地在机要大厅踱着步子,见薛冰出现,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个人——我觉得精神不太正常。”薛冰拖着音,然而又十分肯定的说。
        上官无极愁眉紧锁,默默点头。
        刑部资料中关于薛冰的记载是如下寥寥数字:

         姓名:薛冰,男,三十七岁
        身长:五尺七寸,甘肃天水籍人士
        特征:长脸、眉间约三指宽,喜怒无形
        家庭:已婚,无子嗣
        武功:庞杂
        擅长武器:朴刀、枪棍  
        履历:年轻时中武举,随远征军讨伐瓦剌势力有功,升为偏将,后六扇门海选中入围,着即派往地方就职捕头,因屡屡破获奇案有功,龙颜大悦,且恰逢六扇门原总捕头卸任之际,圣上钦点薛冰为正三品六扇门总捕头。

        薛冰熬了夜面色青黄,他深思了半晌后,目光停在了桌上的一个酒壶上,酒壶里是大半壶的梨花白,已勘验过,甘冽无毒,芬芳四溢,是从案发大户的宴会厅带过来的。薛冰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从酒柜里寻出一个不起眼的瓷杯,抓起酒壶自斟了满满一杯,一饮而尽。他眯着眼,长长的一口气从鼻孔里缓缓冒出后,这才发出“嗯”的一声满意的音调。
        “邢窑白瓷,梨花白微黄,白配黄,梨花带雨,薛大人果然风雅的很。”上官无极莞尔,哑然失笑。
        “嘿嘿……过奖过奖,上官大人千万不要认为我是监守自盗才好。”薛冰已没那么讨厌这位紫棠面孔、肥头大耳的上官无极大人了,调侃之间,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他们之间产生了一点好感。同为正三品武职,一向眼高于顶的上官无极貌似就没把六扇门放在眼里,历来刑部的来人办事只是公事公办,或奉旨提点人犯,或秘密收审,六扇门甚至必须停止审讯,无条件移交人犯和已记录卷宗。刑部的坐大和坐享其成,薛冰心中自然恼火且不服,但此刻,二人的处境如同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同舟共济,想来此刻,内讧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薛冰的秘密卷宗中,也有上官无极的一些记载。

         
    姓名:上官无极,男,四十三岁。
        身长:五尺五寸,河北沧州籍人士
        特征:紫棠色圆脸、五指短粗,极有城府
        家庭:其妻为朝廷命官之女,育有两子
        武功:应为铁砂掌一类外门功夫
        擅长武器:不详
        履历:二十岁之前不详,武举入御林军,迎娶朝廷命官之女后大红大紫入刑部,叶大根深,现为朝廷权重之一,圣上对其颇为器重;丞相潘安国对其似乎也有拉拢之意。

        “薛大人,那武老刀可曾说些什么?”上官无极目光闪动着,人已踱至窗前。窗开着,雨后晴空,鸟儿纷飞婉转啼鸣,鹅黄色的波斯菊从秋雨中缓了过来,正在缓慢地晾干身体。菊的香气,带着泥土气息,从窗台飘进。上官无极也是一宿未眠,虚火上冲,牙不禁有些微微胀痛。他搓着粗如木棒的手指,掌心微吐真气,在调息之间让真气运遍周身,再纳回气海,手心微微出汗,他这才感到一丝惬意和轻松。
        “这人了无生趣,我看那个贾大户也有问题。海岩死了,他活着,除证明凶手时间紧迫之外……”薛冰停下了。
        “那或许也正是因为贾大户根本是个局外人士。”上官无极会意地接茬。
        “弹劾户部韦大人的奏章、重要证物,这件事知道的人能有几个?”薛冰双眉紧锁,轻吐了一口气。
        “呵呵,所以,这烫手的山芋扔给我们,圣上也有难处吧,到头来,我们知道的线索并不多。”上官无极无奈地笑笑。
        “烟花三月下扬州,上官大人,你距上回去扬州已有多少年头了?”薛冰问。
        “没有五六年也差不多了,扬州确实是个好地方,我觉得是人一辈子就一定要去看一次的。”上官无极说。
        “可惜啊,三月太早,而案子催的又紧。上官大人,是否有兴趣与在下同去?”薛冰问。
        “那可是盐商的地盘,我头疼的很,薛大人,看来你志在此行了,还祝你早日凯旋。”上官无极说到。
        “哦,悉听尊便,若在下需联系绿营帮忙,还请上官大人在兵部多为周旋联络为盼。”薛冰转身,对上官无极拱了拱手。
        “薛老弟,你我同舟共济,就无需客套,我们要互通有无,鼎力相助。”上官无极的话语终于变得真实了一些。
        “那么在下告辞,本阁留有捕头数人在此地,兄台也早些回去休息,一有消息他们定会如实禀报。”薛冰一拱手,转身走出了房门。



    点评

    说到弹劾奏章的内容,皇上、刑部是已经知会了的。古代的制度是,必须走形式。  发表于 2015-9-6 17:16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380 份
    获赠礼物:1275 份
  • 发表于 2015-9-6 06:45:18 | 显示全部楼层
    热烈庆祝格里版主新书发布

    点评

    客气客气,这次更新不会太快。  发表于 2015-9-6 14:1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17 份
    获赠礼物:130 份
  • 发表于 2015-9-6 09:5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很生动 也很诱人  坐等下级

    点评

    欢迎紫衣朋友,看了你的读《荆棘鸟》看来你是个有潜力的作家,故事版诚邀你加盟作家协会,意下如何???请到小说版置顶贴里留个名片如何??  发表于 2015-9-6 20:42
    紫衣好,你也读武侠,不错。我觉得你也可以写呢  发表于 2015-9-6 14:1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66 份
    获赠礼物:27 份
  • 发表于 2015-9-6 10:2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悬疑侦探类的小说挺喜欢看滴。武老刀命运如何,此案到底为何人所为?期待格里抓紧续写。

    点评

    米粒儿啊。米粒好啊。  发表于 2015-9-6 14:1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66 份
    获赠礼物:27 份
  • 发表于 2015-9-6 16: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续写,问题来了,薛冰去扬州干啥尼?此案和贩卖官盐有关?小格格,赶紧赶紧滴往下写……

    点评

    严禁剧透!!!  发表于 2015-9-7 17:22
    武老刀嘛,,应该会有作用的。  发表于 2015-9-6 21:3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211 份
    获赠礼物:1260 份
  •  楼主| 发表于 2015-9-6 17:08: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艾米 于 2015-10-16 18:08 编辑

                                                迷 你 原 创 首 发
                         第二章  雨后对空月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秋雨散,艳阳高,暴晒了一天,月季、波斯菊、木槿花的香气在晚风中飘散着,宁人心神,醉人心脾,正是一派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美景。那些王公子弟早早就备好了车马,银票满怀,带着佳人,共赴风月场。京字号茶楼、酒楼生意正火爆,地下钱庄、赌坊也逐渐升温,酒徒赌徒济济一堂。
         而可成为风景的却还是有情人之间的幽会,酒楼一角,那温香女子正依偎在情郎宽阔的怀中,面带红晕,那青年才俊写意山水,泼墨急如骤雨,诗词弄罢,四周一片喝彩声。这诸多的眼神中,有炽热,有羡慕,有嫉妒,但更多的是崇拜。文人互轻,于是街道上沿途而过的文士们,抬头望了一眼后则轻蔑地啐了一口,匆匆离去。

         这酒楼对过不远的一处房产,便是薛冰的府邸。

         薛府内一派温香,今日薛冰的夫人林嫣然亲自下厨,早早煲好了一小锅香喷喷的鸡粥,文火细细地煎着,看着锅子里的泡泡,林嫣然面上尽是浓浓的笑意,她目光流转,轻咬嘴唇,人有点痴了。她的思绪已飞到了卧房里,薛冰多日未归家,归家便入睡,想必这会已起身。想到夫君那一身结实的腱子肉,林嫣然内心一阵柔软,一股温流在腹中游走。
         脚步声……
         林嫣然忽然心跳加速,熟悉的脚步声,带着熟悉的气味越来越近,一双温暖而稳定的手从背后拥抱了她,在她身上游走。那炽热的呼吸,喷在她的颈子上,令其为之一震,酥痒感直入心底。
        “去去去,讨厌。”林嫣然脸都红了,她回头看看,薛冰正贼贼地笑着,身后再空无一人,看来师爷和丫鬟、老妈子们倒还识相,此刻躲得一个都看不见了。话音未落,人已被薛冰抱住,一把揽进怀中,那胡子在她脸上乱扎,林嫣然浑身无力,都快站不住了。她意乱情迷地推着他说:“相公休要胡闹,这里可不是正地方,奴家今天给你好好补补,晚上再说吧。”
         薛冰笑嘻嘻地松开林嫣然,白色贴身睡衣下方有一块尴尬的鼓起。
         林嫣然转头捂嘴笑了。

         这老鬼,不不,一点都不老,还是个小鬼,他都这年纪了,还这般火热呢。想想也是,为何他们怎么就没有孩子呢。林嫣然这次已认真调理了几个月,同仁堂的针灸、刮痧、按摩还有三个疗程的药物配合,让她已逐渐例假正常,例假时腹部也已不再剧痛,这个现象非常好,林嫣然对生育充满了期待和信心。林父的教诲历历在目,她说,抓紧时间吧,女人老了再生育,可就很难了。
         薛冰很听话地乖乖去喝茶练功去了,一柄朴刀在整洁的庭院里使得是密不透风,刀气催落了一地花瓣。
         林嫣然探出头去,心中充满了敬意和温暖。
         爹爹林园外已仙逝,仙逝前的几个年头里,撮合了他们。林嫣然清晰地记得那天,正是雨后初晴的清晨,姐妹二人在家丁陪护下,去大相国寺上香游园,却不曾想被这自边关归来的偏将给冒失撞倒——确切地说,也并没有倒在地下——因为她已在他的怀抱中,那时,他就是这副贼兮兮的嘴脸,贼兮兮地望着她,似乎能一眼看到心底去。然而好景不长,他回过神来,就跟着身后那个摇头叹气的冷面孔小子一道消失在人海里了。

         为什么见第一面,林嫣然就觉得该他不可呢,这是缘分!
         翌年,偷盗之风猖獗,林园外家一件祖传宝物被盗,六扇门公干上府查勘现场,这贼兮兮的小子居然已经成了六扇门的人,他看到林嫣然的第一眼,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茶水接不稳了,站着也忘记坐下了,林嫣然也是忐忑不安,心里七上八下,神情极其不自然。林员外目光闪动,不动声色内涵地笑了,他觉得祖传宝物丢的还挺值——当然最后也找回来了。
         媒婆,当然是林员外特意花钱雇去找薛冰的。
         所以,这第二年重阳节之前,薛冰和林嫣然这一对有情人幸福地结合了。
         虽然问题是,外孙和外孙女似乎迟迟不肯露面,甚至连一点迹象都没有,但林园外在仙逝之前还是紧紧抓住薛冰的手,千叮咛万嘱咐,道曰夫妻恩爱,不以子嗣为改变,好好照顾嫣然,就此仙逝。在守丧三月间,林嫣然忧思过度,瘦了一圈,而相公薛冰正陷入了一件朝廷公案中无力顾家。忧思、失眠、着凉,林嫣然似乎落下了体寒的毛病。
         所以,房事无数,但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她没有怀上。


        “呀——”林嫣然缩手,小指被锅子的边烫起了一个小小的水泡,泪水在眼睛里打转转,模样令人怜爱。薛冰窜了进来,又飞了出去,急匆匆取来烫伤膏给林嫣然敷上,药物凉意透过指尖,虽凉在手,却暖在心。
         长夜来临,云雨数次,两人累得躺着不想动。
         微风从银色的月光中悄悄出现,带来了清新的空气,温存的拂动着,月辉将窗外的树影印在绣花毯上,静悄悄第动着,仿佛竟连这不会动的植物,也羡慕了人间无边的春色,春心荡漾了。
        “唉,你又要走……”林嫣然趴在薛冰胸前,手指打着圈圈。
        “干的就是公门差事,有什么办法!”薛冰目光中尤带着未燃尽的火焰,他的眼睛亮亮的,鼻尖的汗水还没下去。林嫣然惊讶地发现男人好像永远不会老似的,他的皱纹在这月光下神奇地消失了,现在的他就像当年那个坏小子不假,想到这里,林嫣然内心一阵激动。
        半个时辰之后,薛冰眼皮子都抬不起来了。他闭着眼笑了说:“六扇门记载,截至目前杀人的办法总共有三百三十七种,但我还知道有一种办法可以要人的命。”
        “是什么?”林嫣然眼睛亮亮的,毫无睡意,果然女人是比较省力?
        “你知道的。”薛冰掐了掐林嫣然的臀部。
        “嘿……无耻之辈。”林嫣然笑了,她懂了,但离别的难言的隐痛从心中散发出来,弥漫了整个房间。林嫣然的单纯,简单的人世经历,她愿意一直简单下去,就这样好好守着他。
         薛冰此刻望向窗外,不禁也是一阵黯然,果然是夜色中的负面情绪袭来么?她温存如水,从未和他拌过一句嘴,吵过一次架,她就是个可人体己的小绵羊。薛冰默默祝福彼此这种关系永远不要变,他已看见了太多的人间悲欢离合,不禁觉得人世多苦难。多年以来,薛冰也曾读书破万卷,更是与大相国寺的僧人们打过禅机,那些大道理谁不懂啊,可到头来与情人分别的时候,却是任谁也看不开了。万般的明理,看破,最后还是输在情关,读书破万卷,理智在心间,却远远比不上常相厮守。大道理,往往输给了小道理。

        有情男女谁也别骗自己,不信的话,何妨离别一次试试,看看能否撑得过三日。
        雨后对空月,离人归不归?

    点评

    夫妻生活浪漫诙谐生动,好语言~~~  发表于 2015-9-6 20:39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0 份
    获赠礼物:100 份
  • 发表于 2015-9-6 20:37:46 | 显示全部楼层
    格里菲斯卿新派武侠《笑音霜照》开局了

    点评

    谢版主  发表于 2015-9-6 23:4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17 份
    获赠礼物:130 份
  • 发表于 2015-9-6 21:39:3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局 写出了江湖儿女的情长 无奈。。。。。

    点评

    无奈的要命了。。。  发表于 2015-9-6 23:4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211 份
    获赠礼物:1260 份
  •  楼主| 发表于 2015-9-6 22:48: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格里菲斯卿 于 2015-9-8 11:24 编辑

                                                   迷 你 原 创 首 发
                                        第三章 离人归不归

         晴空万里,花香鸟鸣,日上三竿,薛冰夫妇自然而醒,对视不禁莞尔。

        “笑音呢?为何没有看到她?”薛冰细嚼慢咽吃完了一碗阳春面和九只鹌鹑蛋,现在在喝茶,茶是福建武夷山的新茶,浅绿,绿中泛黄,澄清的久了,茶色竟然像是金汁一般,煞是好看。
        “那个疯丫头,前几日去游荡了。”林嫣然说,“随身衣物都带走了,看来是去长久云游了。”
        “你们这姐妹二人,差距如此大,你温雅,笑音不羁。”薛冰笑嘻嘻地说。
        “说的就是呢,笑音丫头被爹爹从小宠坏了。”林嫣然一脸的无奈说,“要风就是风,要雨就是雨,爬树摔下来魂都摔没了,脑壳差点摔两半,可还是不甘心。掏马蜂窝,抓麻雀,偷邻居家的小马驹,什么坏事干不出来呢。”
        “那点事都不是事,关键我知道,你们姐妹二人心善。有慈良的岳母大人,就有可心小妹,知女莫如母,我看岳母大人是放心的很呢。”薛冰满心告慰地说,“自从我入赘你家以来,你爹你娘,对我,一直很好。”
        “算你聪明,没有讲我妹妹的坏话。”林嫣然心里暖暖的,她们姐妹情深。她望着薛冰,目中带着被理解的感激,长久以来就是如此,她觉得薛冰身上总有一种正向的东西在吸引她,让她充满了人生期待感。她只恨自己无缘武艺,否则能追随相公一道驰骋江湖,该是有多好啊,这种分离让她一天都觉得难受。
        “你应该多给她带点银子的,万一路上……”薛冰问。
        “这丫头倒是节俭惯了,何况我们谁也没亏待过她呢。”林嫣然忽然停下来,急匆匆出去,少顷又折回,笑着说:“这鬼丫头,把我的珠花带走了。”珠花虽值钱,但笑音带走的不是那个关键物——林嫣然小心翼翼地打开抽屉,取出一朵湛蓝的珠花——这正是薛冰从关外带回给林嫣然的定情物,这个东西要藏好,可不能让笑音丫头给顺了去。想到她能自己照顾自己了,林嫣然不禁觉得松了了一口气,这些偷鸡摸狗,她们姐妹之间倒是真不介意,林笑音在这方面还是比较规矩,知道哪些能拿哪些不能碰。

        “薛大人,薛大人……”府外响起六扇门手下的呼唤声。
         薛冰无奈地摇摇头,虽然不舍但终有一别,他抱了抱林嫣然,在耳边柔声说着:“照顾好自己,等我回来。”林嫣然使劲点头,眼中已起了雾,直到薛冰走出府邸,那眼中的雾才变成了纷飞的雨滴。重逢是为了离别,离别却又是为了重逢,而终有一天,我们都会老去,永久地离别。离别,离愁,离人何时归。骏马是百里挑一的快马,刀是精钢锻制的特制补刀,沉猛锋利无比,薛冰带领六扇门数名手下骑乘骏马,绝尘而去。

        林笑音,女,年方二十二
        身高:五尺二寸
        特征:圆脸虎牙,胆大
        体重:轻盈
        喜好:吃喝玩乐,善结交
        武功:没有路数
        惯用武器:林员外祖传越女剑一炳,另有数枚袖箭
        出走原因:不详

        十月底的艳阳如金,照得大地河川一片暖洋洋,蔚蓝的晴空,白云轻地就像是棉花一样,但又是那么近,近得几乎可以伸手去触摸到。“我,我想去够到那片云彩!”林笑音呆呆地回忆着童年,林员外在世时,对她的百般宠爱。林笑音女扮男装,雇了一辆马车,沿着京杭大运河一直缓缓往南。雁过,欢鸣声声,但林笑音开心不起来。为啥开心不起来呢,真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于是,林笑音从头开始捋这件事。

        这件事情要从哪里说起呢?
        对对,在大相国寺,姐夫抱住姐姐的时候。
        就在姐夫与姐姐大玩英雄救美、沉醉在卿卿我我的浪漫中时,和姐夫一路经过的那个神情极其冷漠的小子居然俏皮地向她眨了眨眼睛,咦?林笑音觉得很好奇——善于结交各路朋友的她甚至还对他报以善意的微笑。他个子很高,有点单薄,但那或许也是被称作轻盈呢?他的眼睛是浅褐色的,眼皮是单眼皮,虽然并不秀气,但眼神挺好,很犀利,仿佛能看透人心似的,冷傲又正直。通过眼神辨识人,是林笑音的强项,她一向不会看走眼的,林笑音只知道,此刻自己的心跳已开始加速了。她脑子开始空白,聪颖过人的她,智商却在此刻不知不觉下滑,下滑到可笑的地步。

        所以,时间啊,你能不能停住。
        两人对视了片刻,他又居然撇了撇嘴,不屑似的转过头不再搭理她了。这……这他姥姥的算什么呢?林笑音的心情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心情从地上升到云堆里,又从云堆掉到了地上。话说心情这东西,从地上升到云堆里,各种滋味固然妙不可言,但从云堆里掉在地上,这就不太妙了。一向自命不凡的林笑音——林二小姐,居然在一个陌生的小子面前吃了瘪,你叫她怎么能服气——她被人轻视了,不屑了!林笑音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你姥姥的,林笑音在心里骂着,她已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把尊严讨回来,即使卧薪尝胆,君子报仇也十年不晚。小子走着瞧,姑奶奶跟你没完!

        林笑音反反复复琢磨这件事,她就是弄不明白这是怎么了,他不是明明还在示好呢吗?对对,是在示好,哦,那就对了,林笑音笑了。可是,可是他后来那是什么表情?他那是鄙视,是不屑,是看不起我,嫌我难看?他姥姥的!林笑音想到这里又恼了。
        话说从大相国寺回来以后,两个丫头一个变痴,一个变傻。林嫣然是变痴了,成天无缘无故地傻笑,而林笑音是整个傻了,一会笑一会恼。林笑音的得名,就是来自于她除了降生时哭泣之外,其余时候都是笑着的——得名笑音。

        他一点也不可爱了,他可恨!
        女人可以被人喜欢被人爱,也可以不被人喜欢不被人爱,但,絶不能被人轻视!
        连一点轻蔑也不许!
        虽然林笑音对自己的相貌很有自知之明,虽无沉鱼落雁之貌,无闭月羞花之容,但白净啊,圆脸如满月,眼睛小但聚光,不知有多少翩翩公子、青年才俊对她穷追不休,但林笑音从未动心过,她清楚的很,这帮无赖无非是贪图个新鲜而已,时间一久,就烦了,跑了。这一点是男人的本性,实际,虽然林笑音连男女之事都没尝试过,但,世间的事情一定都要全部实践吗?理论强大也完全可以的,林笑音始终坚信这一点。
        所以她其实是个非常自信自爱的女孩子。
        所以,他该死,非常地该死!林笑音想到这里,“呛”抽出越女剑,狠狠地钉在了车顶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211 份
    获赠礼物:1260 份
  •  楼主| 发表于 2015-9-7 01:0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格里菲斯卿 于 2015-9-8 16:55 编辑

                                                                       迷  你 原  创  首 发
                                                             第四章 往事成迷

        事情恐怕还得从几年前说起。   
        林二小姐林笑音,自打变傻之后,就决意“复仇”,那年,姐姐还未成亲呢。
        林笑音坐在自家门口,盯着街道拐角处的小叫花出神,看着看着,她的眼睛里渐渐发出光来,飞一般地跑进门去,过了少许,她自信满满地走出来,对着小叫花勾了勾手指头。小叫花一愣,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林笑音点点头。小叫花咧着嘴拖着脏兮兮的草鞋,一阵怪异的恶臭就扑面而来。林笑音瞬间嗅觉失灵,仿佛被弄坏嗅觉的小狗一般,打着喷嚏,流着眼泪,强忍着,塞给小叫花一个肉夹馍。小叫花眼里冒着绿光,一把抢过肉夹馍三七二十一就吃干净了,他还要。
        林笑音拿出一锭碎银晃了晃说:“我问你,是不是丐帮的?”
        小叫花欣喜地点点连头,伸手去拿银子,银子却被林笑音藏到了背后。男女授受不亲,叫花子总不能光天化日之下非礼女孩子吧,所以林笑音吊足了他的胃口之后才慢慢地讲:“听我说,你去帮我打听一下,六扇门里有个冷冰冰的小子,他叫什么,住在哪里,平时都干些什么……你打听好了之后来找我,我会给你更多的银子。”
        手一伸,碎银子已在小叫花面前。
        小叫花子接过碎银子,迷茫地看了看林笑音,点点头就跑了。他真傻,冷冰冰的人多了去了,公门里全是这类大爷,没有相貌特征去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其实这也是因为林笑音最近的智商变得太低了,她虽然有识人的本领,单凭一个局部的特点就能辨人,但小叫花可没这本事吧?
        所以林笑音在小叫花跑掉之后,才忽然意识到这件事。

        小叫花子也单纯,他认真了起来,在六扇门前晃来晃去,满眼都是冷冰冰的大爷。他急了,想找个人问问,要开口似乎才觉得不妥。小叫花虽单纯但绝非傻子,他一下子就发现了问题所在,觉得自己被那富家小姐忽悠了。唉,小叫花子叹了一口气,耷拉着脑袋准备离开这鬼地方,却未想……
        薛冰的快马归来时,因饥饿而任性地奔跑了起来,那高头大马,眼看就要撞在小叫花子的身上。
        人命是平等的,天子脚下,即使是个乞丐,也有活命的权利,薛冰急急地勒马,但似乎已来不及了,马已冲到了小叫花子的跟前,眼看,马的铁蹄就要踩下去了,薛冰大惊失色,查一点摔了下去。在那一弹指的工夫,小叫花的魂都吓得飞出去了,他原地呆立,脑子里一片空白。
        衣袂破空之声,小叫花睁开才发现自己被一个人拖离了街道,堪堪避过了高头大马,薛冰连人带马,呼啸而过,小叫花子脸如白纸,魂半天都回不来。那人一松手,小叫花子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小叫花子一骨碌爬起,只见那人正转身离开。
        “喂,不不,这位大人等等……”小叫花子忽然觉得这人:身材颀长,不善言语,背影冷漠无比,这个真有点像是那大小姐要找的人。他听到小叫花子的声音,缓缓转身,居高临下挪喻地看着小叫花子,充满不了不屑。
        “你喊我?”他嘴角上扬着说。
        “多谢大老爷救命之恩,大老爷如何称呼?”小叫花子心想,好歹也随便套个名字回去拿银子啊。
        “嗯……你过来。”他找了招手,小叫花子屁颠颠跑了过去,凑近了。一股恶臭袭来,那人却竟似鼻子失灵似的,一点反应也没有,他凑近小叫花子说了几个字就转身离去。


        “给我银子。”小叫花回来复命,等着拿银子。
        “你骗人,休想拿银子。”林笑音一脸的不高兴。
        “反正他就是这么对我说的,你也不能赖账。”小叫花子得理不饶人。
        “鬼扯,谁会起个名字叫‘你大爷’的。”林笑音恼火了。
        “这可不好说,万一有人姓‘你’呢?怪事多了,别废话。”小叫花子开始耍赖了。
        “嗯……别急别急。”林笑音转念一想,说不定小叫花子还真找对人了,他应该绝对就是那种与众不同的人,他冷傲、冷漠,说不定还有很多神秘的过往,你看,连自己的名字都能编成这么绝妙。“你大爷”,名字不错,有点冷幽默。所以她继续套小叫花子的话了,“我且问你,他武功高低,相貌特征?”
        “武功嘛,不知道,反正他一出手,就把我给救了。”小叫花子这下是真心的感激。
        “哦?给我讲讲。”林笑音的胃口被充分吊了起来。
        “先给钱!”小叫花子别过头去,得意地伸手要银子。
        “你姥姥的。”林笑音骑虎难下,被拿捏住了,只好塞了一锭银子给小叫花子,小叫花子拿到银子,咬了咬,甜甜的,软软的,是真的银锭啊!小叫花子赶紧收起银子,盘腿坐下,就添油加醋地讲了起来,说时迟那时快,一匹快马载着一位英明神武的大老爷,然后……云云。
       
        林笑音随着小叫花子的讲述,眼睛睁得大大的,忽而焦急,忽而展眉。小叫花子看她越听越兴奋,于是故意地把这个故事编造地越来越长,所以,小叫花子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还额外地享受了一盒酥饼、一大碗茶还有一个大甜梨。   
        “喂喂……”小叫花子扬手在林笑言眼前晃了晃,如果说林笑音之前喜怒无常、变傻只是第一步,那么现在林笑音已然进入了更为深层次的脑残阶段,只见她托着腮帮子,圆脸上满是神往之色,眼神呆滞地傻笑呢。
         实际呢,林笑音也并非没见过世面的人,只是,对每个人来说,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些人,甚至是某个人,永远是你最好奇、最向往的存在,关乎他的事情,你总是会去好奇,想办法收集,漏掉一点你都着急的要死。
        “你不听我可走了。”小叫花子吃饱了,乏了。
        “别走别走,还没讲完呢。”林笑音又扬了扬手里另外一锭银子。
        “好,那就讲讲这位大老爷的相貌。”小叫花子有钱不拿白不拿,有声有色地开始讲,而林笑音却似花痴一般,仔仔细细地听着每一个字,她要把每一个关于他的字眼都背下来。


         小叫花子想了想就用他独特的观点表达了对这位“你大爷”的相貌特征的叙述。
        “这位大老爷手指挺长的,别看人瘦,可有劲了,把我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提到一边去了。他长的挺高,有多高呢?我看看哈……”小叫花子东张西望,站到石墩子上去了,这样刚好比林笑音高一个脑袋还多。“差不多吧,反正比我这样还高点。”小叫花子有模有样地站在石墩子上,林笑音在这身高差之下,忽然觉得砰然心动,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
        “嗯嗯,脸型?眼睛?”林笑音压着心头的忐忑感,问的很仔细,生怕弄错了。
        “长像……说不出来,反正就是觉得他爱挖苦人,这位大老爷的眼睛,颜色跟我们不太一样。”小叫花子想了想,进一步确定了,他纵身一跃,跳下了石墩子。
        “浅浅的?”林笑音说。
        “对,就是浅。”小叫花子说。
        “嘴巴喜欢抽抽着,瞧不起人?”林笑音说。
        “咦,你咋知道地?”小叫花子点点头。
         
         林笑音疏了一口气,笑了,她觉得心里软绵绵的。但她又故意板了脸说:“你猜我是他什么人?”
         “我知道的,你是他奶奶。”小叫花子神秘地说。
         他说完,趁林笑音发愣的一弹指工夫,从她手里抢过银锭就溜掉了。小叫花子的脑袋从小巷子口探出来,做了个鬼脸说:“这世上只有奶奶才会喜欢大爷咧。”




    点评

    难道就不会闭眼写吗???  发表于 2015-9-7 17:2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502 份
    获赠礼物:241 份
  • 发表于 2015-9-7 17:24:50 | 显示全部楼层
    格里的新小说开篇了,没有白白期待,只是目前没时间拜读,有空仔细读,先来支持!!!

    点评

    握爪  发表于 2015-9-30 23:4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458 份
    获赠礼物:1682 份
  • 发表于 2015-9-7 19:57:02 | 显示全部楼层
    才高八斗的格里版,新小说已开篇了......我喜欢用手机看 靠着沙发上很舒服滴看  待我慢慢品读......不能错过精彩细节 >>>>>>再说一句话 格里版 要注意休息啊~~~~!

    点评

    问好莲儿  发表于 2015-9-30 23:4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380 份
    获赠礼物:1275 份
  • 发表于 2015-9-7 20:22: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越来越有意思了。

    点评

    问好  发表于 2015-9-30 23:4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关于我们|服务条款和版权|迷你文集    

    GMT+8, 2019-12-6 13:23 , Processed in 0.168689 second(s), 7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