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logo

 找回密码
 注册-Register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565|回复: 40

[原创首发] 万家灯火

[复制链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8384 份
    获赠礼物:4842 份
  • 发表于 2015-11-12 09: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请您注册或登录,以便阅读详细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本帖最后由 懒洋洋的豆子 于 2015-11-12 09:17 编辑

                                                       一  贫穷是罪

    她在一个贫困的农村长大,有一个姐姐,一对双胞胎哥哥。父母辛勤务农,但还是入不敷支。
    生活就是这样,越贫穷,越无法计较生活的得失。有份稳定的工作,填饱肚皮,已是很不错的恩泽。
    有时生活又是那么欺人。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她12岁那年,父母先后离逝。
    姐姐嫁人,哥哥们成家。剩下她孤身一人,漂浮在没有爱的红尘里。
    在沿海的广东,加工业非常发达,只要你愿意,要求不高,找一份手工做业不是难事。
    12岁没人供养的她,只好在一家私人毛织作坊当起了学徒。
    自给自足的日子虽然算不上富裕,但总能给人安稳和踏实。
    时间过的真快。一眨眼,18岁的她长的亭亭玉立,花容月貌。喜欢她的小伙子可多了,但最终遭到家庭的干预。
    原因是她过早失去双亲,缺乏教养。

    20岁那年,有人介绍西村一聋哑小伙,她死命不同意。结果,三姑六婆,姐姐,哥嫂轮流做她的思想工作,大家都希望把她早点脱手,那怕牺牲她的幸福。
    敌不过众人的情况下,她选择了接受命运。
    西村的他也不富裕,家人在给他娶完媳妇后,就给他们分了家。
    十二平方的平房,两张木板凳,一块木板的新人床,一床半新不旧的棉被。地板是黑漆漆的泥巴地,一盏挂满蜘蛛丝的日光灯。
    这就是她和他全部的财产。
    婚后,他去了镇上一家玩具厂当门卫。家里的全部农活落在她一个人身上。
    不久,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出生,她一边背着女儿,一边下地落田,操持家务。
    她总是默默地,从不抱怨,也没得抱怨。面对聋哑的丈夫,她除了接受,还是接受。
    日子就在无声无色中悄然逝去。
    第二个女儿出生,令本来不富裕的日子,更加割据。

    可她还是咬紧牙关,更卖力地操持。没日没夜在地里田地除草施肥,喂猪养鸡。
    孩子慢慢长大,没有遗传她的身段相貌,因为长年没人照顾,孩子一个早早就驼背了,一个大近视眼。
    家里没有桌椅,孩子们的作业都是在床边完成。
    因为长期缺乏营养,孩子们都面黄肌瘦。
    或许这就是命运,就是生活。
    这年,30岁的她,发现自己听力下降了,视力模糊,动作也慢起来,人易犯困。
    或许是太疲劳了,又或许是缺乏营养。她这么安慰自己。
    这天,她早早起床,照常给猪调好早饭,下田干活。9点的太阳有点大,她感觉有点头晕。然后不知不觉倒下。。。
    醒来的时候,她睡在医院的病床上。四周空荡荡,一阵阵难闻的消毒水味扑鼻而来。
    护士告诉她,因为她晕倒在田里,是村民把她送到这来的,希望她尽快联系家人,因为她要尽早做手术。
    “手术?为什么?”
    “因为你有脑癌,必须马上动手术,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脑癌!
    生活总是喜欢和人开玩笑,一个接一个,乐此不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380 份
    获赠礼物:1275 份
  • 发表于 2015-11-12 11: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贫贱夫妻百事哀,这小说一定是这对夫妻在最困难的日子里,建立了真正的感情,而不仅仅是蹙在一起过日子。期待。

    点评

    切~~  发表于 2015-11-12 17:22
    如果都是真的的话,你也就不必写这一篇了  发表于 2015-11-12 16:25
    其实,这不是写一对夫妻,是写那个女人悲惨的一生。如果她父母没有死,如果她能继续读书,如果她能嫁个好人家,如果她懂反抗,那么今天的她或许不会这么就一生了。  发表于 2015-11-12 15:2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211 份
    获赠礼物:1260 份
  • 发表于 2015-11-12 12:30:39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一个社会没有低保的时候,活下去没有保障。这样的社会,人不吃人才怪。这是鲁迅先生笔下曾经写到的。

    点评

    有时低保不如自保~  发表于 2015-11-12 15:3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221 份
    获赠礼物:124 份
  • 发表于 2015-11-12 13: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所谓小说
    就是各种纠结的纠结
    就是解结、系结
    这就是小说
    豆子的开篇很好
    期待中......

    点评

    谢谢墨沫。我继续打结去~  发表于 2015-11-12 15:3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0 份
    获赠礼物:2 份
  • 发表于 2015-11-12 13:43:10 | 显示全部楼层
    让我想起了余华的那本《活着》

    早点写完,大王有赏!

    点评

    能让你想起,证明没有白费。偷笑~ 好吧!我努力早点写完~  发表于 2015-11-12 15:3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757 份
    获赠礼物:7891 份
  • 发表于 2015-11-12 14:03:15 | 显示全部楼层
    豆宝用类似白描的必出
    开篇为我们展现了一个活生生的现实画面
    列夫·托尔斯泰说: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
    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万家灯火之下
    是欢喜
    还是烦忧
    是苦痛
    还是幸福
    期待豆子慢慢道来
    .......
    宝宝辛苦 问好......

    点评

    妞妞,很开心有人夸赞~~乐乐乐 抱抱~  发表于 2015-11-12 15:3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4010 份
    获赠礼物:461 份
  • 发表于 2015-11-12 17:18:39 | 显示全部楼层
    命运是如此的不公平...
    本来就艰难的一家人
    又雪上加霜...
    女主角的命运如何演绎,
    期待下篇...

    问好豆子,辛苦了

    点评

    问好梧桐,谢谢来读~  发表于 2015-11-12 17:2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8384 份
    获赠礼物:4842 份
  •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3 09: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懒洋洋的豆子 于 2015-11-13 09:53 编辑

                                                           二   烟朦胧

         他点起一根烟,烟雾袅绕;昔日像一根白带子,燃起无限伤痛。
         辽阔美丽的大草原,父亲奔驰的马背,兄弟追逐的童年岁月,尤在昨天。  
         而此刻,白得刺眼的病床,难闻的消毒水味,满身的疼痛;更甚的是医生告诉他,再也不能走路。
         命运就像个不解风情的老头,常常在不该出场时出现。
         和许多人一样,二十三岁的他,完成了结婚生子。为了养家,他跟着两个哥哥外出打工。
         外面的世界和想象不一样,没有电视小说说的奢华,灯红酒绿里总有那么一群人,带着酸涩的汗味,坐在工棚里烧最便宜的劣烟,喝最差的烈酒。
         偶尔也跟着大伙去省城,看高耸入云的大厦,装着人的铁皮车,标着天价的美丽衣裳。梦想有天也带着父母妻儿住在这里,做一回高大上的人上人。
         一声巨响,打破他所有的美梦,也粉碎了他的人生。

         煤洞突然爆炸,正在采煤的四十六人,只有三名幸存者。两位哥哥当场死亡,他被一块巨石击中腰部,只听到一声轰隆,眼前一片漆黑。
         醒来时,已是半个月的事。双腿失去知觉,大小便失禁。一个躺在床上等死的驱壳。
         他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一定是发梦,一定是。。。。。
         无数个梦里,他就这样一觉砸醒,泪流满面。
         他想过无数种死法,直到有一天,父亲跪在他床前,失声告诉他:
        “你的两个哥哥在这场事故中已经逝去,你再不能出事,为了我们,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父亲的话如晴天霹雳,眼前一黑,他晕了过去。
         醒来时,他悲痛欲绝,放声大哭。
         命运是什么?为什么会如此弄人?一个好好的家庭,为了生活,付出了劳力,还要断送性命,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世界?
         当他冷静下来,想起了妻子,可爱的儿子。住院的这几个月里,妻子好像来过这么几次,她在忙什么?
         半年过去,他被搬回家。
         晚上,妻子给他盖好被子,自己拿着枕头往外走。
         “你去哪?”
         “到外面睡。”
         “为什么?”
         “你好好休息。”
         那晚,他彻底失眠。
         点起烟,想起以往妻子的温柔。现在半冷不热的生活,真的无法过了。
         时间就像流水行舟,不急不慢。
         这晚半夜醒来,他似乎听到妻子和谁在说话,边说边哭。
         “这日子无法过了。”
         “你说我该怎么办?”
         “我们这样也不是办法。”
         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比以前似乎更沉默,更易发怒。动不动就砸东西。
         “你起来学着走走吧,这样睡在床上也不是办法。” 父亲用木头为他做了根拐杖,让他下床。
         “拿走。”他一手把拐杖扔到门外。
          父亲默默地捡起拐杖,偷偷擦着眼角的泪痕。
         
         “小曼,你坐下来,我有话跟你说。”他叫住往外走的妻子。
          望着年轻美丽的妻子,想起夫妻以往的恩爱,很快,一切都缘尽恩散。
         “怎么了?”
         “我们离婚吧!”
         “为什么?”
         “没为什么!你看我现在这样,只会拖累你。你还年轻,你可以找到更好的幸福,找个更爱和懂得保护你的人。”
         “你就这么想我离开?”
         “小曼,让我为你做点事吧。不要恨我,不能为你带来好的生活,让你在如花的年华跟我这样的人度过,对不起。”
         “你说什么呢。”
         “咱们明天把婚离了,儿子你带走,我没能力养你们了。。。。就这样吧,我累了。”
          夜漆黑漆黑的,把所有人的表情带到绝处。心在黑色的长河里,滴着殷红的血液。
          烟一直在燃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211 份
    获赠礼物:1260 份
  • 发表于 2015-11-13 12:5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懒洋洋的豆子 发表于 2015-11-13 09:39
    二   烟朦胧

         他点起一根烟,烟雾袅绕; ...

    劳动者总是充满不切实际的愿望,实际造成人生悲剧的原因很多的,有些事情是注定的。
    煤矿事故,现在赔偿也不低。

    点评

    是人都有愿望,都有权力希望过上更好的生活。有时钱不是万能的,虽然我们有时总为钱而努力,可是没有了生命,没有了亲人,再多的钱,哪怕给你整个世界,又有什么意义呢?  发表于 2015-11-13 14:3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380 份
    获赠礼物:1275 份
  • 发表于 2015-11-13 13:34:01 | 显示全部楼层
    格里菲斯卿 发表于 2015-11-13 12:59
    劳动者总是充满不切实际的愿望,实际造成人生悲剧的原因很多的,有些事情是注定的。
    煤矿事故,现在赔偿 ...

    越是平凡的人,越有惊人之处。此篇虽短,寓意深刻,我之前的回复有些想当然了。豆子的文章越来越深遂,直击人们心灵的最深处,发人深省引人思考。好文。

    点评

    赞同。  发表于 2015-11-13 15:04
    大千世界,我们只不过是一颗沙尘,渺小,卑微。但却是组成世界的一个部分,重要的一部分~  发表于 2015-11-13 14:4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8384 份
    获赠礼物:4842 份
  •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6 10:31: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懒洋洋的豆子 于 2015-11-16 10:51 编辑

                                                      三  路上

          大年三十,大家围在炉火旁,吃喝玩乐迎接新的一年。
          他伏在冰冷的桌上码字,旁边一大捆手稿。
          时钟敲响十二点。小说才写了一半,他伸了个懒腰,倒了杯热茶。
          妻子在床上转侧。
          “怎么还不睡?”
          “睡不着。”
          “不舒服?”
          “ 没有。”
          “哎!”他叹了一口气。
          “睡吧!明年我出去打工。”
           抽泣声。
          “这些日子让你受苦了,对不起。”他内疚的看着妻子。
          “昨天小薇来电,说她家建了新房子,让我们有空去参观。”
           他嗯了一声。
          “隔壁老张买了新车。明天一家出游,问我们要不要一起去。”
          “ 明天再说吧!”他紧了紧披在身上的衣服。
          “快睡吧,第二天了。”
          “十年了。”妻子幽怨地说。

           外面的雪纷纷扬扬,和这个家一样,简陋而冷清。
          “是啊,十年了。当年她那么年轻,义无反顾地跟他一起,现在除了一屋的手稿,他还是一无所有。”
           他有点颓废。
          “再过几天吧,等手上的小说完稿,到南方闯一闯。”他边想边甩甩头,继续码字。

           第二天,妻子从外面回来,疯了似得扯下他正写的小说。
          “别再写了,整天只知道写写写。”边哭边把他正写的手稿撕的一地粉碎。
          “怎么啦?我的稿。”他一脸木然。
          “成天只知道稿稿稿。”妻子还不解气,把旁边的大叠手稿也扯起来。
          “究竟怎么啦?”他上前抢过被撕裂的手稿。
          “我不活了,你看谁不是热热闹闹过年,你看你,天天写写写,写出什么来了?”
    、  “你看人家,家里什么都有,而我们呢?家徒四壁,你就不能为我和孩子想想吗?写这些有什么用?能换钱吗?”
           妻子越说越气,又拿起手稿撕了起来。
           看着十年的心血化成一堆废纸,他握着拳头的手在发抖,眼泪忍不住流下来。
           他一句话也说不去,他知道她一定受委屈了。可他呢?又何尝不委屈?
           他踉跄夺门而出,他面对不了她的指责。
           走在冰冷的路上,他不知自己该往哪里。他只知道:他的心在这场冬雪中慢慢死去。
           文学是他的梦,他的理想,是他的一切。而现在,一切都被彻底毁灭。他突然觉得生无可恋。
           “扑通”
           车声,哭喊声,走动的脚步声乱成一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211 份
    获赠礼物:1260 份
  • 发表于 2015-11-16 16: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懒洋洋的豆子 发表于 2015-11-16 10:31
    三  路上

          大年三十,大家围在炉火旁,吃喝玩 ...

    豆子写东西越来越深刻了。短篇小说的路子走的比较纯正。互相不能成为助力的夫妻组合,确实是发人深省的悲剧。一个理想主义者的作家死了,稿子也毁了,解脱了,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这个女的可以找一个务实的男人重新开始。

    十年不算长也不算短,性格决定命运,小薇家的房子,隔壁家的老张,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攀比心理害死人,选择活法很重要,过年写稿子也未必就是错误,看怎么理解了。有时,黎明的到来之前,是最黑暗的,挺不过去,就输了。

    小说中并没有交代男女主人公、小薇和老张家结婚时的经济对比,10年后突然抛出一个巨大的反差,其实,有些反差是合理的,比如原生家庭的助力。不在一个轨道上,阶级一旦分化,就会加剧分化,10年就可见分晓。举个例子,有个邻居的女儿,大学都没上完,因为相貌出众,攀了个高枝。22岁的女孩,开着奥迪Q7。人和人还是别去比这个了,一点意义都没有。穷困在于命,也在于道,道错了,财富就没有。

    指望炼丹师去当商人和政客,显然是不现实的。作为丈夫,如果自己是这样一个人,那就自己单过,给妻子和孩子一条生路。作为妻子,当稀里糊涂的爱遭遇到离心离德,抱怨只会更加搞砸生活,既然选择不了安于贫困,那就果断选择退出。

    点评

    谢谢格里评释,辛苦了,请茶~  发表于 2015-11-17 12:2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8384 份
    获赠礼物:4842 份
  •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7 17:34: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懒洋洋的豆子 于 2015-11-17 19:42 编辑

                                                                         四  逃

    火车的轰鸣声快要将耳膜震聋,他感觉有些眩晕。已经坐了32个小时火车,他不知自己该在哪站下车,也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
    他只知道,如果他不走,他会疯掉的。他必须走,而且走的越远越好。
    火车到达终点。
    “先生,到站了。”列车员推了推熟睡的他。
    他急急忙忙背起行李,摇摇晃晃走下车。
    到处是人头,都处是汗臭。他被推着向前走。
    “先生,请出示你的票。”他翻了半天,把所有口袋和行李都翻遍了,找不到票。
    “先生,没有票,请到旁边补票。”
    “我有票的,我只是没找到。”他继续在翻。
    “先生,请到旁边找,没票就赶快补票,别耽误我们做事。”
    “我有的,真的有。可是我现在找不着。”他疯叫。

    最终他还是花了三百六十元补了车票。
    走出火车站,太阳很大,他用手挡了挡阳光。
    到处车水马龙,到处高楼大厦,完全分不出东南西北;肚子不争气地咕咕直叫,可是带来的一千元,不见了三分之一。
    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工作,有了工作才有饭吃,有地住。

    他四处张望,前面有间招聘公司,对,进去找。
    招聘公司里面坐着一个男人,满面胡须,手托着头正在打瞌睡。
    “你好,你们这里招人吗?”
    “嗯,相片,押金,填表。”
    “押金是多少?做什么?”
    “你想做什么?有什么要求?填进去,等通知。”
    他拿起桌上的笔,老老实实的写上名字,哪里人,要求的职业,职位。
    “两百块。”
    “不是找到了再给吗?”
    “谁会吃饱没事做,先交。”
    他哆嗦的交了两百元。
    “找到怎么通知你。”男人吼道。
    “我还没找到住处,我明天再来,可以吗?”
    “没那么快,最少三天。”
    “那我三天再来。”他有些惶恐,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心慌。
    “好 吧,就这样。”

    离开招聘处,他到处游荡,没有目标,没有方向。就像一叶浮萍,随风飘荡。
    他走了一阵子,感觉脚又痛,肚子咕咕大叫,他随便找了间快餐店,要了份猪脚饭,狼吞起来。才记起两天没吃饭了。
    “请问哪里有房子租?越便宜越好。”
    “就在这转弯,步走十里,那里有条村庄,里面的屋子便宜。”
    “谢谢。”
    沿着老板的指引,来到一条村庄,这里有许多高高矮矮的平房。他要了一间破旧的小房间,月租一百二十。
    他把行李扔到角落,顺势躺在木板床上。累,他感觉整个人快要散架。

    第三天,他早早起床,步行去招聘处。
    门锁着,他蹲在门口等,十一点,一点,两点。。。往里面瞧瞧,没有人。
    “请问知道这里的人什么时候上班吗?”他拉住一个途经的人问。
    “不知道。”
    “你等里面的人?”旁边有个姑娘道。
    “对,你知道?”
    “不用等啦,这里的人昨天被公安带走,好像是间骗人公司。”
    “那我的工作呢?”
    “说了是骗人公司,还会有工作吗?”
    “那我的押金呢?”
    “化水了呗。”姑娘耸了耸肩。
    他跌坐在地下,很久没有起来。

    带来的钱越来越少,不能指望招聘公司了。他决定看街招,一间间工厂去问。可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不招生手。
    三个月过去,袋子里再也没有一分钱,房租欠了又欠,已经好多天没吃饭了。
    那天,他浪荡到一个工地。“请杂工”几个大字醒目地飘入眼帘。死就死,试试看。
    “请问,你们这里找杂工吗?”
    “对啊。”一个穿破烂衣服的人回答。
    “我想来,你看行吗?”
    “可以啊,五十块一天,管吃住。”
    “真的?什么时候可以上班。”
    “随时。”
    他高兴得跳起来。

    一个作家竟为了一份又苦又累的活而忘形,难懂!

    “你行吗?”
    “行的,上吧!”他托着两包水泥,踉踉跄跄。
    一天下来,他不知自己托了多少包水泥,他只知道,自己快要倒了。
    原本爱干净的他,也变的邋遢。每晚头发身体随便洗一下,衣服几天洗一次。
    每天工作下来,身体完全不属于自己,满身酸痛。
    他学会了抽烟,学会了喝酒,那些劣酒很呛,可是喝下去,就可以什么都不管,一直睡到天明。
    日子就这样日复一日地过去。
    那天,他要把泥浆送到十二楼。他一手扶着竹棚,一步步往上送。下来时,不小心一脚踏空。整个人重重地倒在地上,失去知觉。
    当他醒来时,发现自己没死。不过有比死还难受的疼痛。他很口渴,想喝水,可是站不起来。然后整个人又迷迷糊糊地昏睡去了。
    再醒来时,已不知过了多久。内脏有被撕裂的感觉。他试着爬起来,可是身体不听使唤。他想找个人,可是空洞的工棚里,除了几件破旧的衣服在飘扬,基本找不到什么。他就这样躺着,像一个等死的病人。
    他突然很想家,想母亲,想那张软绵绵的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380 份
    获赠礼物:1275 份
  • 发表于 2015-11-17 19:02: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懒洋洋的豆子 发表于 2015-11-17 17:34
    四   逃

    火车的轰鸣声快要将耳膜震聋,他感觉有些眩晕。已经 ...

    文中作家的遭遇不单纯是个例,很多人有过类似的经历。困境是考验,坚持是希望,逃跑只是失败。感谢豆子的文字,让我再次闹心。

    点评

    问好歪歪,谢谢来读~  发表于 2015-11-21 20:26
    问好歪歪,谢谢来读~  发表于 2015-11-21 20:2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211 份
    获赠礼物:1260 份
  • 发表于 2015-11-19 14:30:13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天,他要把泥浆送到十二楼。他一手扶着竹棚,一步步往上送。下来时,不小心一脚踏空。整个人重重地倒在地上,失去知觉。

    很早以前送水泥浆已经是坐电梯了,豆子!!!{:12:}

    改行难啊。早婚害死人。!!!!

    点评

    难道都用上电梯了?很好啊~  发表于 2015-11-21 20:2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关于我们|服务条款和版权|迷你文集    

    GMT+8, 2019-12-6 04:59 , Processed in 0.158571 second(s), 6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