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logo

 找回密码
 注册-Register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75|回复: 4

[原创首发] 圣诞夜的雪花(七)

[复制链接]
  • 礼物信息
    没有赠送或获赠礼物
  • 发表于 2015-12-31 21:05: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请您注册或登录,以便阅读详细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七
           宿醉的温慧被晨起的铃声唤醒,她头疼欲裂,揉揉太阳穴,清醒了些,意识到是醉酒所致,心里暗暗恨上了冷墨。不容多想,温慧快速洗漱,她感觉双膝似乎不疼也不发痒了,估计可以拆线了。

          温慧和往常一样坐在自己的位置吃早餐,一抬头却意外的发现满脸幸福的温馨。奇怪,姐姐从来不和她一起吃早餐,今天为何例外了。

          这时母亲端着一盘煎蛋放在姐姐面前:“温馨,乖,多吃点,订婚那天气色才会更好。”说着母亲瞥了一眼目瞪口呆的温慧,接着说:“温慧,你看你姐姐,人长得漂亮,讨人喜欢,找了个高富帅,你再看看你,不让我省心,要是再找不到对象,给我相亲去!”

          温慧顾不上反驳母亲的话,着急着问姐姐:“姐,你真要订婚啊,和罗阳吗?”温馨白了温慧一眼,骄傲地扬了扬下巴:“慧,当然订婚啊,罗阳爱我,我也爱他,是罗阳主动和我求婚的,难不成你想我和别的男人订婚吗?”温慧也不气恼,关心地问:“姐,你真的想好了吗,订婚可关乎我们女孩子一辈子的幸福哦。”

         不等温馨回答,温爸爸一反常态地说:“慧儿,别为你姐姐担心,我看罗阳那孩子不错,你还是多懆懆自己的心吧。”温慧一听,爸爸也这样说了,就不好再说什么,于是由衷地说:“姐姐,我祝福你,祝福你和罗阳哥幸福美满.”温慧这才露出得意幸福的笑容。

          经过一周的忙碌,温慧在忙学校的期末考试和文艺演出,温妈妈和温馨在忙婚礼的事情,她们似乎不需要温慧帮什么忙,温慧也乐得清闲,她等着做伴娘就行了。因为罗阳没有父母,所以温家承担了与婚礼相关的细节与事项,费用自然是由罗阳支付,他不会让温家破费的。罗阳早早预定了金海岸酒店作为订婚场地,金海岸酒店共25层,1至10层是餐饮和娱乐设施,10层至25层是客房,五星级。罗阳包下了第10层,取其十全十美之意。婚礼于1月1日中午11:30准时开始。

          天阳集团总裁要结婚,这在L市可是爆炸性新闻,各家媒体早早齐聚在温慧家楼下和金海岸酒店门口。风度翩翩的罗阳带着温文尔雅的笑容搂着妩媚靓丽的温馨站在酒店门口迎接客人,二人郎才女貌,引来所有宾客的赞叹。冷墨带着梅雪和傅雷同时走进了酒店,成智带着田甜相继来到,张帅和小美兄妹也是早早就来到了酒店,商界、政界、娱乐圈各路人马齐聚金海岸酒店。

          婚礼司仪那高亢嘹亮的声音在11点30分准时响起,大厅一阵热烈的掌声。身穿白色婚纱的温馨,带着昂贵的库利南钻石做成的特别定制婚戒,库利南大钻共有9颗,全部属于英国王室所有,温馨的这颗钻石是去年罗阳在美国一个拍卖会上拍来的库利南第五,为心形,重18.8克,极为罕见。温馨看起来高贵而美丽,像个公主。站在温馨不远处的伴娘温慧则穿着一袭粉紫色的真丝露肩伴娘长裙和一双白色水晶高跟鞋,大大的眼睛清澈见底,眼波流转,她似乎不想错过姐姐一生最美的时刻,浅笑着注视着姐姐。

          站在台下的冷墨看着台上的温慧,想到了一个词:楚楚动人。冷墨赞许地扬了扬嘴角,这丫头自有一种清水出芙蓉的美。

          婚礼在司仪娴熟的主持下,完成了所有环节,接下来大家开始入席。梅雪正要和冷墨离开,不想田甜朝她走过来:“表姐,表哥今天好帅啊,我都被迷住了。”

          梅雪:“罗阳哥是新郎,当然意气风发,最帅了。你什么时候结婚啊,新郎一定比罗阳哥还帅。”
          田甜娇嗔:“表姐,我正想给你介绍我男朋友呢。”
          梅雪高兴地说:“好啊,我们小田甜都有男朋友了哦。”
          田甜说:“表姐,他叫成智。”说着指了指端着酒杯和朋友聊天的成智。
          梅雪暗自吃惊,成智不是温慧的男朋友吗,罗阳哥难道弄错了吗?不可能,应该相信罗阳哥。梅雪接着说道:“田甜,据说成智有女朋友。”

           田甜一脸气愤地说:“他和温慧早分手了。”梅雪望向成智,她感觉到成智的眼睛从未离开过温慧,那目光里有宠爱、赞许和忧伤。梅雪懂成智目光的含义,成智爱温慧,只有爱人才有这样温柔的凝视。梅雪看着远处的温慧,心生一计,事到如今,她顾不得田甜了,她只想帮罗阳哥完成她的使命。梅雪借口离开了田甜。在大厅一个隐蔽的角落,她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药,倒进了红宝石戒指,然后若无其事地在端起一杯红酒的时候把药倒入了酒杯。她平静了下慌乱的心情,面带浅笑走进了大厅,向温慧走去。

          此时的温慧不知道有危险靠近自己,仍然是站在姐姐身旁,静静地挂着笑容。梅雪加快了脚步,她离温慧剩下一步之遥了。忽然手里的酒杯被取走了,她扭头一看,原来是冷墨。冷墨:“雪儿,给我的吧。”说完直接仰头喝完,意犹未尽地说:“雪儿,我和罗阳打个招呼,咱们一会就离开。”梅雪错愕地看着冷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好点点头。

          梅雪看侍应生端着酒杯过来,她顺手取了两杯红酒,一杯递给冷墨,一杯端在手里说:“我去和新娘打个招呼。”冷墨点头。在转身的功夫,梅雪再次把药倒进了酒杯,这时的温慧,一边陪着姐姐和来宾说笑,一边替姐姐裆下酒,她自己有点晕。看着梅雪敬过来的酒杯,温慧想都没想,痛快地一干而尽,梅雪优雅地退到了一旁,冷眼看着温慧。

          此时的冷墨已经感觉头晕,有点燥热,他凭自己的经验,知道有人给他下该死的春药。冷墨定了定神,心想还好是自己的地盘,看来暂时无法离开,冷墨来到11层的1106号房间,直接躺在了床上。

          喝了许多酒的温慧,已经支撑不住了。见时机成熟的梅雪走到温慧面前轻轻说道:“温慧,成智让我来告诉你‘他在楼上客房等你。’”温慧在春药的折磨下早就痛苦不堪,听到成智等她,内心的忧伤让她更痛苦,于是她有点摇晃地走到上楼梯。梅雪急忙走向成智说:“温慧,似乎不太舒服,我给她开了房间,让她休息一会,想必她不会有事的吧。”田甜不明白表姐为什么要对成智说这些,成智扔下发呆的田甜,快速走到上了楼梯。
    晕乎乎、热得发狂的温慧,看见一个房间开着门,直接走了进去。朦胧中看到一个人躺在床上,温慧以为是成智,含混不清地说:“成智,你找我什么事?”冷墨本就身体难受,听到温慧的声音,只好不做声,希望她主动离开。

          可此时的温慧,在酒精和春药的双重夹击下,早已经迷失了心智,她走到床边对冷墨说:“成智,你……知道……我爱你…..”冷墨身体里的药性越来越强,他残存的理智告诉他必须要离开这个房间,他晃晃悠悠地坐起来,还没有等他下床,温慧已经哭着扑向他,紧紧抱着他:“别走。”来自温慧身体陌生的气息另冷墨心头一麻,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用尽不多的力气推开温慧,逃向洗手间,他要去冲冷水澡,他不想伤害温慧。可温慧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她一边撕扯身上的礼服,一边呢喃,别走两个字,把自己紧紧贴在冷墨的背上,冷墨怒吼一声:滚!

          可此时的温慧就像失去人性的野猫,一边挠抓着冷墨,一边脱着自己的衣服,不停地说:“热,好热啊。”冷墨的身体轰地炸开了,他抱起温慧扔到了床上,一把拽掉她已经剩余不多的衣服,又撕掉自己的衣服,两具没有任何障碍的身体拼命寻找着彼此。冷墨的灵舌吻着温慧的嘴唇,在温慧口腔四壁游走,温慧窒息,还好冷墨在她的嘴巴上没有过多停留,他一路向下,在温慧的身体上留下爱的痕迹。温慧只是拼命的钻进冷墨的怀里,她想抓住一丝清凉,这样她才不热,才舒服。温慧身体升腾一阵阵酥麻,她抱紧了冷墨的腰,冷墨彻底失去了那一丝理智,他所有的力量能聚一处,冲向了温慧,温慧在疼痛中失去了知觉。

          此时站在门口不知道多久的成智差点昏厥过去,听声音他知道那是温慧,原来温慧是爱自己的,他想冲进去,扯开在床上交缠的身体,可他明白,自己没有资格了。是自己对不起温慧,温慧如此,他的心死了。温慧在自己心里那么美好、勤奋、善良、踏实,他不忍心伤害她,对她从来没有过分的举动……面如死灰的成智,悄悄关上了门,并挂上了“请勿打扰”的牌子,踉跄地离开了酒店。

          第二天早上,金海岸1106号房的床上,率先睁开眼睛的温慧,感受到身体的酸痛,她看着周围的一切都很陌生。转头看到一个男人的脸,一张棱角分明,帅气的脸,那是冷墨的脸。她急忙掀开被子,发现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欲哭无泪。她明白,自己的身体是脏了。她悄悄下了床,看到地上碎成几片布的粉紫色礼服,她拿过冷墨的衬衣穿上,虽然很大、很肥,至少是件衣服。她想趁酒店此时人少赶紧离开。想了想,打开冷墨的钱夹拿了10块钱,又拿了一张5块,看着睡的像猪一样的人渣,她鄙夷地吐了口吐沫,那酒店的意见薄写了一张留言条:“谢谢昨夜你的服务,技术很好。”然后轻轻离开了。

          过了半个多小时,醒来的冷墨,掀起被子下床去洗澡,看到地上的碎布片,想起了昨晚的事。没有过多的动作直接走进浴室,洗漱干净的冷墨,找自己的衣服,发现只有裤子。看到床头柜上的留言条,冷墨低吼道:“妈的,竟敢有女人把我当鸭子,还穿走我的衣服。”冷墨掏出电话给傅雷,不到10分钟傅雷就带着自己一套高级西服、衬衣、内裤来到了1106号房间。

          长相妖孽的傅雷,睁大了桃花眼,玩味地说:“想不到洁身自好的冷少也开始玩野女人了。”听到野女人三个字,冷墨的心被刺了一下,因为他早上起床,清晰地看到了温慧留在床单上盛开的红色百合花,冷墨穿上衣服冷着脸走出了酒店。自讨没趣的桃花眼眨了眨,放声大笑,自己终于可以调侃冷墨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380 份
    获赠礼物:1275 份
  • 发表于 2015-12-31 21:34: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小说元素齐备,情节合理,看到这里很想问你一下,是不是写过小说呢?期待续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没有赠送或获赠礼物
  •  楼主| 发表于 2016-1-1 16:05:16 | 显示全部楼层
    歪脖树你好,谢谢你的鼓励,我从来没有写过小说,这是第一次尝试,名字也是刚注册的;因为是第一次写所以刚开始的前几个章节连格式都不会,现在在众多好友的帮助下才知道该如何去编排格式,我会认真写的。同时也表达对您的崇敬之情,我看过您的作品,深厚磅礴有内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211 份
    获赠礼物:1260 份
  • 发表于 2016-1-1 17: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好写,把要表达的构架好,剩下的是故事的铺排和文笔的发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没有赠送或获赠礼物
  •  楼主| 发表于 2016-1-1 20:14:29 | 显示全部楼层
    格里斯菲你的话让我心安,谢谢你{: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关于我们|服务条款和版权|迷你文集    

    GMT+8, 2019-12-8 16:11 , Processed in 0.096877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