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logo

 找回密码
 注册-Register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47|回复: 6

[散文随笔] 片语<1><2><3>

[复制链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0 份
    获赠礼物:10 份
  • 发表于 2017-5-29 18: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请您注册或登录,以便阅读详细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1> 诗


    8.jpg




    你说:“你从未同我谈过诗。”
    我答:“不对,因为你读过我写的短句。”
    然后,我很想问你:“我写的是诗吗?”

    其实,每当我写完一些长长短短的句子之后,都会在心里这样反问自己。甚至,我有时竟然幻想着能在梦里遇见他,遇见那位引导我对文学产生兴趣的人。或者,遇见那位启蒙我人生真谛的人。然后,在梦里问问他和她:“我写的是诗吗?” 可惜,我每次在梦境里与他们相遇,都忘记提问题,我总是在梦里看他们忙着做各种各样的事。那些事有的我熟知,有的很陌生,甚至让我感到奇怪和疑惑。不过,他们做的那些事,都与诗毫无关系。而且,梦境里的相遇又总是那么短促,一不小心,我的意识又清醒地将我带回现实。

    于是,我不得不自己思考自己的问题。“我写的是诗吗?”
    可是,至今我仍然不能确定,我写的究竟是诗?或者是短句?
    然后,面对无法确定的选择题,我常常选择凭直觉任选其一。
    于是,我选:“我写的是短句。”

    当或浪漫,或惆怅,或玄妙,或激昂的爵士乐旋律在我耳边响起时,那些在我脑海里悠哉漫游的文字和漂浮的思绪突然被难以克制的灵魂共鸣感驱使,难以置信地自动排成各式各样波浪起伏的短句。于是,十指也随心所欲,飞快地敲打出这些短句。这样的感觉是令我愉快的,甚至可以说,是让我感动的。因为我的上帝赐予我如此神奇的精神享受和创作快乐。

    无论我写的是“诗”,或者是“短句”,总之我会一直写下去。我会随心所欲,记录那些被某种神秘的诱因引发的瞬间情愫和感动。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0 份
    获赠礼物:10 份
  •  楼主| 发表于 2017-5-29 18: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漂泊的记忆 于 2017-5-29 18:24 编辑


    <2>牧羊



    7.jpg



    我其实更愿意坐火车去市区。不仅仅是因为省去了寻找停车位的烦恼,还因为坐在火车上我可以利用时间浏览各类开车或者坐在屋子里没有时间去看的闲杂网页。偶尔有这样的机会,心里竟会生出几分小女生般的迫不及待的兴奋。

    昨天我就有了这样一次机会。登上火车之后,发现我是整个车厢里的唯一乘客。哈,真是美哉。脱了鞋,将双腿架在对面的沙发座上,拿出手机,点开一个很久没有浏览过的网页。没想到,跃入眼帘的,是一个极熟悉的名字,一篇关于他的报道。他因病去世了。“七次在007系列电影中扮演詹姆斯邦德的男演员罗杰摩尔 (Roger Moore),在经历了与癌症短暂而顽强的搏斗之后,于今日(5月23日)在瑞士辞世长眠,享年89岁。” 我不由自主地收回架在椅子上的双腿,穿上鞋,视线在这则消息上停留了很久。许多说不清的复杂情愫涌上心头,我再也不能浏览其他网页。关掉手机,我将视线转移到车厢外。

    摩尔创作的艺术形象,以及与此形象有关的一切曾陪伴着我成长。我看过他,或者说,看过 007系列的全部电影。 一个生命,创作了让人类永久记住他的名字的有价值的艺术作品,虽然离世,却获得了永生。这个生命是是值得尊敬的。还有一些人,一生默默无闻,即离世,也依然默默无闻。他们生如夏花般美丽,死也如夏花般灿烂。他们为人类所奉献的一切,甚至不会载入世册。 但我相信,这些人,会在上帝的纪念墓里,获得永生。

    我突然想起另一个人曾经对我说过的一句话:“我去牧羊啦!”

    此时,我很想去看他牧羊。去看看他在那辽阔的青青草原,蓝色天空构架的天地间如何牧羊。
    不过,我知道这只是痴念。因为我将要去美人鱼的故乡,我属于海,不属于草原。

    写到此,突然觉得语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0 份
    获赠礼物:10 份
  •  楼主| 发表于 2017-5-29 18:1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漂泊的记忆 于 2017-5-29 18:27 编辑

    <3>温室里的树


    6.jpg



    上周某天傍晚我去医院。我估计我是那位医师当天的最后一个约诊,因为侯诊室,乃至整个走廊只有我一人。

    坐在软椅上侯诊时,一种极熟悉的空旷感突然从心底涌出。医院的静穆是神秘的。神秘,不是指那一扇扇紧闭的门;那一个个空荡荡的软椅;那一秒秒跳动的电子钟,而是那种静穆中能听到的空旷回音;清爽中能闻到的淡淡消毒剂;那光洁的地板上幽幽浮动的光影;还有那等待医生做出权威判决前的忐忑不安 ……。

    我的心被这种静穆的神秘感搅得兴奋起来,于是,我站起身,踱到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前。我发现在医院的庭院中央,有一个棵长在六角形花坛中的树。我不知道这棵树的名字,以前来此,也从未注意过它。之所以称其为树,是因为它不仅枝叶繁茂,而且树身粗壮,笔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棵四季长青的树,不知道它那身墨绿的叶,是不是在冬天也这样绿得苍劲。不过,我想肯定是这样的。 因为,无论从医者还是患者的视觉设想,医院的装饰,应当能给患者带来盎然生机和精神愉悦。设想,医院不应当为一棵秋天落尽一树青叶,冬天只剩一幅光秃秃枝杆的大树修筑这么大的一个花坛。

    我透过玻璃窗,慢慢地将视线从伺养这棵树的花坛移到树梢,惊讶地发现,这棵树的树梢,已经触及到庭院的棱形巨大玻璃屋顶。哦,这不仅是一棵被圈在精致花坛里的树,而且是一棵长在温室里的树。我的心底突然产生了几分悲天悯人的感觉。这棵树已经伸长到了这医院建筑的屋顶,它的未来将会如何呢?“停止伸长高度?” “顶破医院的玻璃屋顶?” “或许横向发展?” “再不然,俯首就范,转头向下生长?” 我被自己的假想逗笑了。或许世上真有转头向下生长的树,只不过我还没有见到过。

    养在温室里的树,美哉?福兮?我无法知道这棵树的心思。不过,如果我是它,我肯定会先是很娇嫩,然后很骄傲,最后,等我长到不可能再向上伸展时,一定会很悲情。幸好,我不是一棵生长在温室里的树。无论我的心有多高,我生存的环境都可以提供给我富足有余的发展空间。虽然我没有温室的溺爱,我必须为每一毫米生长经历风霜雨雪的洗礼,也必须自己孜孜不倦地吸收天地人文之精华营养,但是我可以自由发展的,没有什么顶部的限制。

    世界上有许多长在温室里的树吗?相信有很多。记起苏黎世植物园巨大的温室里有一棵。不过,那温室是人工仿制的热带雨林环境。记得在那棵树旁还建了一座S形旋梯,以便游人攀着旋梯登顶欣赏那棵树的顶部。很久没有去过植物园了,以后一定要再去看看那棵树。或许,还有机会问问那里的工作人员,如果那棵树长到温室的屋顶那么高之后,怎么办?

    我的胡思乱想,被护士呼叫我的名字打断。哦,我要为我自己的健康生长去聆听医师的建议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43 份
    获赠礼物:556 份
  • 发表于 2017-5-29 19:42:20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心而起  随心而落  。。。。。嗯就这么一回事,很多时候,在很多自己也说不清的什么时候呢?会有很强烈的想要书写当时的感受,。。。。没有酝酿没有思考,就是瞬间的感受。。。。哎,但是为嘛就是会提笔忘写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没有赠送或获赠礼物
  • 发表于 2017-5-29 21:35: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生活,有思考,有记录,有分享。

    点评

    同意童岩观点。  发表于 2017-5-29 22:3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1 份
    获赠礼物:13 份
  • 发表于 2017-5-29 22:35:25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歌一定是属于精神世界的,只要属于这个范畴,押不押韵,合不合平仄,现代诗已经无需受此樊篱。生活、境界、精神、艺术,都应有诗的属性。

    就像众生活着,犹如夏花般美丽,走向衰落亦无怨无悔。生命以肉体为物质基础,更需要精神现象、希望与梦想,不倚温室,傲骨寒霜,用诗歌吟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关于我们|服务条款和版权|新会员注册须知|迷你文集    

    GMT+8, 2017-10-17 08:05 , Processed in 0.218074 second(s), 4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