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 | 摄影 | 制图:Min Saab

 

风过无声

 

                 <1>

 

 

踩着蓝色木卡姆旋律的节奏,

我孤独地行走在寂静的山谷。

雪峰朦胧,雾淞绰约,

透明的薄冰锁住潺潺汩汩的溪流。

乌德琴拨动着我的心弦,

贝司淳朴的颤音在我的耳边激荡。

轻盈妙曼的钢琴,

聪颖地诠释着蕴藏在圣莫里茨山脉的浪漫情怀。

跳跃的鼓点唤醒酣睡在松针上的积雪,

扑哧,扑哧,

追赶着我的足音坠落。

每一个愉悦的视觉和听觉都在告诉我,

风,就伴随在我的左右。

 

19.01.2018

 

                      <2>

 

 

久违了,这如影相随的感动。

象山鹰飞掠雪山,

最美不过那不期而遇的瞬间仰望。

记得曾经对自己许诺:

假若故园是一个久远的童话,

就一定要有一次与风相伴的雪山之旅。

或许,再来一次乘风破浪的地中海航行。

不记得是哪一天,风带着雪山的信物走了,

奔向那现世的爱情宣言,潜入那扑簌迷离的霓虹。

那天之后,我心里的皮兹伯边纳峰并没有崩塌,

我眼里的圣莫里茨湖依然冬季冰晶玉洁,夏季幽蓝宁静。

而那海边的小屋,依然在夕阳坠海的时候,

在金色浪花的簇拥下频频翘首。

Min Saab Photography

 

          文字 | 摄影 | 制图:Min Saab

 

《精晶2017品爵之<2>【Gateway - In the Moment】》

 

<1> In the Moment - 此刻

 

跳跃的音符,迤逦的旋律,

婉转而矜持地诱我踏入异域情欲的陷阱。

 

此刻,心绪随着吉他的颤音波动起伏。

恍若灵动的精灵, 又似冬雾般朦胧,

 

在这冬雪覆盖的山岭和田园上空自由遨翔,

在这大地的灵魂渴望邂逅天使的夜晚吟唱。

 

阿伯克龙比演绎的和弦为何如此熟悉?

隔着沧海桑田,是谁的往事在星空中回旋?

 

圣洁的臀腹舞姿,裸踝上欢快的银铃,

难掩追忆似水年华时的怆然。

 

琴弦上燃烧的激情,心海上汹涌的波涛,

是否有足够的动力让漂泊的小舟抵达彼岸?

 

 

05.01.2018

 

<2> The Enchanted Forest -  迷魅森林

 

弓弦拉开,阳光在低音大提琴上闪亮。

舒缓、深邃、藏而不露的威严。

一声声呼唤着那片流淌着奶和蜜的土地,

还有生长在那片土地上的雪松森林。

恍若在魔咒中沉睡了很多年,此刻,

它们随着这丰富的音韵意象突然浮现。

 

低音坚韧,不可思议的完美肃穆。

这不是偶然,也决不是巧合,

这是冥冥之中早已注定的宿命。

也唯有无法抗拒的命运,

能赋予戴维手中的贝司这样的智慧和热情,

能凭着一次偶然的邂逅而让我终生眷恋。

 

冷杉、橡树、野杏仁、参天雪松,

那些神秘得令我敬畏的记忆越来越清晰。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

无论近在咫尺或者相距遥远,

坎坷或清欢的时光碎片割不断缱绻缠绵。

这魔魅的旋律带我走进那层峦叠嶂的迷魅森林。

 

<3> Cinucen – 并蒂雪松花

 

哦,请不要误会,

我没有去考证Cinucen这名字的渊源。

假若,这绚丽的曲子是为乌德琴大师而奏,

那么,请允许我借这美妙的浪漫献给雪松花吧。

 

整齐排列的橄榄树林深处,我的小屋;

青翠葡萄藤装饰的海蓝色窗棂里,我的书柜;

玻璃盅罩呵护的那朵雪松花一如从前,亭亭玉立;

我却不知咸涩的海风将她那并蒂的兄弟送去了哪里。

 

你已消声匿迹多年,是潜入更深的幽蓝?

亦或你生命的轨迹已融入广袤无垠的地平线?

你带走的那朵并蒂雪松花今在何方?

以天为衣?以地为床?是否曾思念过他的伙伴?

 

哦,我的兄弟,知否?知否?

那片雪松森林十年内已拓展了百分之二十,

我们栽种的雪松、冷杉和橡树幼苗已郁郁葱葱,

那群种树人却隐入茫茫人海,彼此看不见。

 

          文字 | 摄影 | 制图:Min Saab

 

 

【迷你岁月】【漂泊的记忆】

《精晶2017品爵之<1>【Gateway 2】》

 

        Gateway是一支由 John Abercrombie, Dave Holland and Jack DeJohnette 组合的爵士乐队。收有两张他们发表于1978 的【Gateway2】和1996的【In the Moment】。很久了,久得我都都记不清是哪一年了,总之从我收存这两张专辑那天起,就一直想一边聆听,一边即兴敲键盘,享受听爵写字的快乐。收存他们的这两张专辑并非偶然,除了喜欢他们流光溢彩的演奏风格之外,还因为在这些静与动彼此交错,相互呼应的曲子里,我看到了2017年我的生活轨迹。或许,更确切地说,是重温我的2017年心曲。

 

         历过一年的繁忙,经过数不清的喧哗出入口,在这个雪花飘飞的冬季,或许,在这个冬季之后的春天里,终能享有一段宁静的时光,能随心所欲地释放由旋律共鸣而产生的即兴情绪。那么,就让我由Gateway的这曲安静的Opening … 为前奏,敲击键盘,写下《精晶2017冬夜品爵》的序曲,与窗外漫天飞舞的雪花一起,静待辞旧迎新的时刻到来吧。

 

 

 

10.12.2017

Min Saab Photography

 

<4> Shrubberies – 灌木丛

 

那些悉悉嗦嗦的声音在诉说着些什么悲喜?

嘘〜,不要问,凭你的想象力静静地听。

低矮的灌木丛里,隐藏着许多精细的生命,

它们各有各的复杂秘密,却与你我毫无关系。

 

 

如此华丽的电音在炫耀着些什么玄机?

哦〜,不必好奇,凭你的悟性洗耳恭听。

几千年的文明史记录了无数辉煌的荣耀,

又有哪一个肉体能逃脱被时光抛弃的命运?

 

阿伯克龙比手里的吉他呀,

你谨慎的拨弦又一次让我热泪盈眶。

一步一个脚印,我只是一个裸足旅人,

我必须心无旁骛,向着我的太阳前进。

Min Saab Photography

 

<5> Soft – 冬夜絮语

 

看〜,我的亲,你看窗外的那些雪花,

她们轻轻地飘舞着,那么柔,无声无息。

 

嗯〜,就象你撩拂我耳垂的手指,

这么轻柔,如此光滑。

 

亲〜,那些美丽的雪花,她们有灵魂吗?

有,否则她们不会拥有各自独特的美丽。

 

……

 

听〜,我的亲,隐隐约约,似远犹近,

这首曲子美得象窗外的雪景,令我陶醉。

 

唔〜, 令我陶醉的不是窗外的那些小美丽,

而是贝司的低吟浅唱伴随你的冬夜絮语。

 

啊〜,你竟然闭着眼睛,根本没有看窗外的雪景!

嘘〜,轻点,我们的小太阳会被你吵醒。

 

          文字 | 摄影 | 制图:Min Saab

 

 

【迷你岁月】【漂泊的记忆】《静美林园》

 

        墨绿色铁门洞开,车道两旁毕直挺立的数十棵落羽松殷勤地铺一地褚红羽叶地毯迎宾。一个细雨霏霏的深秋下午,我第一次造访树和园林艺术博物馆。

 

        占地一万七千平方米,十年前,他说要将自己承袭的私家农场改建为树和园林艺术博物馆。七年前,他的博物馆正式对公众开放。在他的园林里,生长着三千多株分属于五十多个不同种类,源自世界各地的树。

 

05.12.2017

 

          文字 | 摄影 | 制图:Min Saab

 

 

【迷你岁月】【漂泊的记忆】《木槿花凋榭的黄昏》

 

木槿花凋榭的黄昏,

淳厚深沉的旋律攀缘着岩石升华,

乌德琴的低鸣在诉说谁的命运?

 

咸涩的海浪谎称不忍目睹漂泊扁舟的覆没,

却乐此不疲地腾空抛起一个又一个漩涡,

海风悻悻地追逐着逃离战火的难民。

 

12.11.2017

Powered by miniessay.com | 2009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