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 | 摄影 | 制图:Min Saab

 

 

【迷你岁月】【漂泊的记忆】《徒步旅行》

 

 

        秋阳明媚,秋风飒爽。蓝红条纹领巾,浅米色制服。两位高中生领着十几个 小学低年级周六徒步旅行训练营的学生,登上驶往苏黎世近郊的小火车。顿时,叽叽喳喳的嘻闹声此起彼落,安静的乘客们纷纷将视线投向他们。为了让兴奋的学生们尽快安静下来,一位高中男生领队从背包中拿出几包饼干,另一位高中女生拿出果汁和纸杯,开始分发。

 

        我坐在这组少年的坐位近旁。在我的左侧,围着小茶几,坐着一家四口。一家之主四十岁左右,皮肤黝黑粗糙,穿着一件衣领、前胸和袖口都泛着黑色油迹或者汗痕的咖啡色旧夹克。女人的头部被一条黑色的头巾包裹着严严实实,只露出俊秀的五官和白晰的脸颊。小男孩大约五岁,穿着一件洗得有些发白的淡蓝色绒衣和藏青色牛仔裤。小女孩七、八岁左右,褐色的卷曲短发松散地披在被亮晶晶的眼眸点缀得神采奕奕的瓜子脸旁。

 

        听到徒步旅行训练团少年们的笑闹声,小男孩起身站到车厢走道边,神情专注地观望着。小女孩也侧身探头,好奇地看着。 一个十岁左右的旅行营的小女生,拿着一包饼干走到了小女孩的身旁。笑咪咪地将饼干递到小女孩的手边,用瑞士德语说道:“你好,这是给你们的。” 小女孩迟疑着,没有伸手接饼干,将疑惑的目光投向坐在她身旁的中年妇女。

 

        “妈妈,她在说什么?她是不是想给我饼干?”

        “不知道,或许是吧。”

        “爸爸,我可以接受她给我的饼干吗?”

        “是给你的吗?那就接过来吧。谢谢她。”

 

        小女孩接过饼干,用阿拉伯语对小女生说:“谢谢你。”

        听不懂阿拉伯语,小女生似乎不知所措,楞了一下。

        我听懂了小女孩与她父母带着叙利亚口音的阿拉伯语对话。

        见状,我用德语对小女生说:“她说谢谢你。”

        小女生莞尔一笑。

 

        “你能听懂阿拉伯语?” 小女孩的妈妈诧异地问我。

        “嗯,懂一点。”我回答。或许是因为他们极少在欧洲遇到听得懂阿拉伯语的人,他们带着他乡遇故乡人的亲切感同我交谈起来。

 

        小女孩好奇地问我:“那些哥哥姐姐们穿的是校服吗?他们要去哪里?”

        我解释说:“他们穿的不是校服,而是周六徒步旅行训练营的制服。他们要去郊外锻炼爬山和穿越森林的徒步旅行能力。”

        小女孩轻声地说:“徒步旅行吗?我走过好几个月的路,很长的路。我的脚很痛,我很饿,很害怕,我边走边哭。”听罢,我无言以对。唯愿小女孩长大之后,能淡忘她所经过的那种徒步旅行。

 

        在我下车之前,我了解到,他们是乘坐橡皮舟逃离那片战火燃烧的土地的。在海洋和海岸线上漂泊、碾转、困滞一年多之后被瑞士接受。现在他们一家人住在苏黎世近郊的一个小村庄。一家之主在叙利亚曾经是一位中学教师,现在在村里的农庄做临时工,两个孩子分别进了村里的小学和幼儿园。我问他们对瑞士的印象,男人沉吟片刻,说道:“瑞士人友好善良,祥和宁静的生活环境象人间天堂。”

 

        我知道那个坐落在特斯河岸旁的小村庄,还知道距那个小村庄大约三公里处,有一个很美丽的小湖。三面环山,一面临特斯河。环境优美,幽静的湖里有白天鹅和鸳鸯。我没有问他们是否去过那个小小的天鹅湖,但我能理解他们所说的生活在瑞士仿佛就象生活在人间天堂。不必走很远,透过车窗举目望去,盈盈秋阳下,波光鳞鳞的河流湖光,村舍花园,草场牛羊,山峰森林,…… 。对于经历过战争和死亡危险的人们来说,能安居乐业的地方,就是人间天堂。

 

 

12.11.2017

Powered by miniessay.com | 2009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