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 | 摄影 | 制图:Min Saab

 

 

【迷你岁月】【漂泊的记忆】《静美林园》

 

 

 

        墨绿色铁门洞开,车道两旁毕直挺立的数十棵落羽松殷勤地铺一地褚红羽叶地毯迎宾。一个细雨霏霏的深秋下午,我第一次造访树和园林艺术博物馆。

 

        占地一万七千平方米,十年前,他说要将自己承袭的私家农场改建为树和园林艺术博物馆。七年前,他的博物馆正式对公众开放。在他的园林里,生长着三千多株分属于五十多个不同种类,源自世界各地的树。它们之中树龄最长的是一株1881年的日本红枫,树龄最短的也有二十年了。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将这些树身优美,树叶颜色和花色品种各异的树木从世界各地移植到这里的,但我知道建筑专业毕业的他从少年时代起就对各类树木和石雕艺术感兴趣。建筑专业毕业之后,又去应用科技学院学习了园林艺术。

 

         日本红枫,日本金松,日本红豆杉;悬铃木,樟子松,落叶松;玫瑰,樱花,杜鹃花;精美的各类松树和花草盆景数不胜数。小径,回廊,石墙,雕塑;小湖,小船,风格迥异的闲雅沙龙和凉亭 ……,曲径通幽处,俊秀树影伴别致小景。我沿着蜿蜒的林间小道漫步,小湖边,柳树下,绿色草坪上,一套紫红色中式餐桌和木椅吸引了我的注意力。秋雨绵绵,树影婆娑,候鸟匆匆飞离。东方的红木桌上落有一枚羽毛,在秋风煽情的抚慰下激动得纤毫颤栗。或许它正在寄语秋风,为远赴温暖之地的伙伴们书写临别赠语。柳枝在秋风婆娑的湖边婀娜地摇曳,或许它们不忍观望落单的羽毛在深秋的寒风里独自颤抖,怜惜地抛下几枚泛黄的柳叶为羽毛遮风挡雨。我在这东方韵味浓郁的小景边驻足观赏,发现在小湖的对岸,日本红枫树下,停泊着一只泰国尖头小木船。红木家具和尖头小船,两个东方风格的小景隔着一片碧水遥相呼应,恍惚间,仿佛遥远的东方近在咫尺。

 

        “艾奈尔林园欢迎你。” 他执一柄白色透明蘑菇伞踱到我的身后,俯首对我说:“这就是我的林园,我的树木和园林艺术博物馆。”

        “嗨,你怎么知道我来了?”我诧异地回眸。

        “我在停车场的录像监视屏上看到你泊车了。”他边说边眨了一下右眼,做了一个调皮的滑稽表情。仅这一个熟悉的小动作,就让我觉得悠悠十年光阴仿佛缩短了,他一如往昔,风趣幽默,浑身上下充满了生命活力。十多年前来他家玩时,这里还是一片片蔬菜地和苗圃,记得还有一个很大的养鸡场。如果没有旺盛的创造力和丰富的树木和植物的知识,很难想象在十年内移植成功几千株源自世界各地的树种和植物,修建这么多精美园林小景。

       “原来这里的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中呀。” 我笑着问道:“为什么园林的大门敞开,门口和停车场都无售票处呢? 难道,游人可以自由出入你的园林,不用买门票吗?”

        “我在大门和停车场的墙上写了园林的开放时间表和门票价格呀,如果游客愿意买门票,可以去迎宾大厅买。”

       “那么不愿意买门票,或者根本不知道去哪里买门票就可以免费参观喽?”

       “正确。”

         听他这两个字回答,我忍不住笑出了声。“那么,肯定大多数游客都不会特意去你的迎宾大厅买门票了吧?”

       “错。” 他果断地否定。“大多数游客会主动询问何处买门票。象你一样”他又眨了一下右眼,又做了一个滑稽表情。

       “哈哈,我除外哦。”

        他学着我的语气紧接着反问:“为什么你除外哦?”

       “因为‘她’有园主陪伴。”回眸一笑,我闪身跃出那顶硕大的蘑菇云,任细雨似珍珠点缀我紧束的发髻。

 

        在他的陪同和讲解下,我认识了许多树种,欣赏了园中许多石雕作品和小景的创作意境。他,是这园林的创作灵魂。这园中的每一棵树,每一座石雕,每一处流水和喷泉,每一个小景和每一条小径的设计都体现着他的独特设计理念和才华。当我们游遍园林,在宽敞的迎宾大厅外的西欧风格的茶座沙龙落座时,他从玻璃小茶几的格斗中拿出两本介绍他的园林和园林里的树木的小册子递给我。

 

       “我来之前查阅过网络,发现除了你给我的网址,查不到与这个园林有关的信息呢。而且在来的路上,我也没有看到有通往园林的指示路标。如果不是我知道地址,估计会很难找到呢。难道你没有为园林做过广告宣传?至少,你应当在公路边立个标志牌吧?”

 

       “我没有做过广告宣传,来参观的人除了朋友和附近的居民之外,其他的估计都是游人,还有来这里借用过场地举办聚会的客人口传口介绍的吧。”

 

       “不做广告宣传,知道你这个博物馆的人会很少呢。来这里参观的游人一定很少吧?”我想起刚才随他转了整个园林,只遇到过一位老师带着六、七个学生,边走边讲解树木。另外还有两位五、六十岁左右的游客,正坐在离我们不远的另一个茶座沙龙里悠闲地品茶。 “这么美丽精致的园林,很少人知道,很少人参观,岂不是很可惜吗?”我有些遗憾地问。

 

       “其实,我不希望游人太多。你知道的,我的园林是限时对公众开放的。”

        他的回答让我觉得有些意外。错愕间,我突然想起我的不做广告宣传,限制访问的网站。“静美如画,精致小巧。”不也正是我建站的初衷吗?想到这里,我笑了。

       “你想到什么了?”他好奇地问。

       “我在想,你设计了这么美丽的园林,建造了如此宽敞的大厅和餐厅,却不希望游人太多。这样的营建理念很特别。或许,你不希望在园林里看到游人如梭,比肩接踵,是因为你希望你的园林始终静美如画吧。”

       “是的。我的园林地域有限,游人若太多,就会显得狭窄,游人会觉得局促,园林也就失去优雅的风格了。而且,游人多了,园主如何分得出时间陪同你参观呢?”他又做了那个几分调皮的表情。言下之意是:“你知道的。”

        “哈哈。”我由衷地表示赞同,为老朋友与我观点相同而开心。

 

        告别时,他送我一盆他自己培育的桌上小盆景。手棒赠礼,我说我会选一个无雨的晴天来他的园林里玩摄影。他说如若喜欢,应当每个季节都来看看。因为园中的树和植物在不同季节,会有不同的色彩。

 

        我以后一定还会去造访他的园林,尤其是当我的心境浮燥之时。那静谧的林园,能抚平焦躁,沉淀虚华。人一生所拥有物质财富会随着生命的终极而对这个人失去意义,若将人生的财富用于艺术创作,将生命的意义融入大自然之中,那么,这个人的一生,无论是开端或者终止,都会绽放美丽的光彩。这个人的名,会象苍穹的星辰一般,在历史的长河中闪耀光辉。

 

05.12.2017

Powered by miniessay.com | 2009 - 2018